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致——友人,幽幽茶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迎接着秋日凉风的洗礼,我抚摸着这洁白墓碑,经过的流逝,它身上的花纹变得模糊不清,但唯一不变的,是每当看见这墓碑时那浮现在心涧的尊敬,以及那用秀丽小楷细细描绘的两个字——方芸。

照片上的抿嘴淡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眉眼弯弯似,大眼睛仿佛一潭的秋水,令人一眼望到底,肌肤流转着珍珠般圆润的光泽度。

但又有谁知到,这是一个有着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孩,出生于茶园。在与她在一起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凑近她的身旁,细细闻着那清清浅浅的幽幽茶香,令人心醉。

每到那个时候,她都会嗔笑着轻轻把我推开,力度很小,但我总是会夸张地捂着胸口,“啊——你谋杀呀?快打120急救中心!”

看着她的照片,我的眼睛渐渐模糊,那时的我一直都不懂,她为什么总是可以笑得这么灿烂?

那一天,入秋,窗外的枯叶掉落一大片,白色的病床上,方芸笑着对我说道,已经决定,过几天就要手术了,那边会尽快汇钱过来的,她现在要做的只是安心即可。( 网:www.sanwen.ne一岁宝宝癫痫病怎样治疗t )

我欢呼着,狠狠拥抱着她。是啊,那时候,她就可以变得与我一样了,可以大声说话,可以在阳光下跳跃着奔跑。

到时候,我可以教她学习游泳,教她与那群们一起欢快打篮球,一起豪气地去吃顿霸王餐,然后大笑着在老板娘阿水骂骂咧咧的声音中逃跑……

方芸无奈地拍拍我力度有些大的手臂,翻着白眼调笑着,如果你再不松手的话,我就可以直接去伺候上帝他老人家了。

我恍然,连忙松开环紧的胳膊,放在背后,紧张兮兮地看着她。

那天是个好日子,虽然不是我最的节,但我还是很认真地记录下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不管我有多么讨厌写:今天,我可开心了,我的好——芸芸,她终于可以身体康复了,我也不用与她在一起时害怕这个害怕那个,像是怕摔着瓷娃娃一样放着她了。

方芸丢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眼睛一瞪,“你的水平像是以年级小学生,哪有这样写文章的?三百字都不到吧?”

我抓抓脑袋,嘻嘻笑着,“哪比得上你啊?大作家——”最后的语调拖着长长的,换来方芸的撇嘴怒视。

不过,我这话可是真的,她在网上发在哪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一起来看看布的以势如破竹之势,迅速红遍网络,超高人气王,令我这个简称‘文盲’的人赞叹不已。

方芸母亲推门而入,对我温柔一笑,她的语气都是细细柔柔的,“媛媛也在啊,我煮了红枣鸡汤给芸芸喝呢,你也来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我欢呼一声,利索地跳下床,打开盖子,闻着里面飘散的清香,“不用尝就知道,一定很好喝,阿姨的手艺我是一百个放心啦!”

方芸看着我,嬉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你下次就不要来我这里蹭吃的了。”

我眨眨眼,目光转向那位一直微笑的,“那怎么可以?再说了,如果我不来,阿姨的手艺不就没有人欣赏了么?我想,阿姨是不会允许这一遗憾出现的!”

方芸噗嗤一身笑出声来,“就你会说!算了,不和你贫,再说下去汤就要凉了。”

散发着药味的病房里,欢声笑语一片。

不过,事情就是这么地突然,谁也预料不到,像是上帝在与我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病房里,是玻璃杯被打碎的声音,以及阿姨尖锐而无力的嗓音,在我的中,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激动、大声说话,仿佛在诉告着最后的悲凉。

<临沂羊羔疯权威医院p>“方鸿梁!这个女人是谁?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对得起你的女儿么?”阿姨瘫倒在洁白的病床上,泪流满面,声音沙哑地喊着,仿佛是经过车轮一点一点的碾着。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方叔叔这种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在逐渐变得淡漠,“我怎么对不起你了?这十几年来,我花在你女儿身上的钱有多少你清楚!而这次的治疗费……”他的声音渐渐低下,我只听到了最后面的几个破碎的音符,“与其这样,还不如放弃这个女儿,反正她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我无比震惊,这还是我记忆中那个温文尔雅的方叔叔么?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身旁的方芸静静地站在门前,手指还保持着敲门时的状态,像是全身一下子变得僵硬了起来,我甚至还可以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躯,那双漂亮的大眼中渐渐熄灭的灯光。

在我的认识里,她就像是一株在风中傲然挺立的红梅,独立,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内心也是与每个人一般,很脆弱不堪、需要人精心呵护的。

她的身躯缓缓地晃了晃,仿佛站立不稳似地,我连忙伸手扶住,凑近时,还依稀可以听见那三个字: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如此……十堰癫痫病治疗的最好医院>

“啊!”我一声低叫,看到方芸的脸色变得比以往更加苍白,呼吸渐渐急促,手指捂胸,像是飘散的泡沫,一吹便散在了空中。

我的手在颤抖,感觉她的呼吸从急促变成不顺,像是每一次呼气都极为困难似地,脸色呈现灰白色,在她的身后,我仿佛看见了死神在无情阴冷的微笑。

“芸,芸芸……医生,医生!在哪里……”我语不成调,面前的病门被快速推开,露出阿姨那张眼眶通红的憔悴脸庞,只是这一瞬间,她就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啊——医生!医生!!”她惊呼着,眼泪顺着脸庞滑下。

我看见她从我怀中小心翼翼地接过方芸,疯狂地大叫着,身穿白褂的医生快速跑来,戴上白色口罩,瞬间,脚步声凌乱成一片。

……

从中回过神,看着这白色墓碑,我浅浅的笑。

方芸,你可知,我现在的文笔已经很好了,我的文章页像你那时的一样,在网络上疯狂传着,人气飙升到顶点。

不过,很可惜的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此文,献给我的好友——方芸。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