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枯萎的菊花-

时间:2021-04-05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菊花走了,她死的时候才三十八岁,她是上吊自杀的,上吊在村子边的松树林子里,是她养的小狗跟她跑出来,后又回家报信,这样家里人才知道菊花自上吊了。
    正是深秋的季节,漫山遍野的野菊花这时候已经枯萎了,好象菊花选择在这个时候上吊告别人世,也是有一定寓意的。
    年迈的父母和姐姐妹妹弟弟们都来了,站在她上吊的那片松树林里,弟弟门们把自己的姐姐从上吊的树上解下来,母亲扑倒在女儿的冰凉的尸体上,菊花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呼唤,听不倒亲人的呼唤。
    “三姑娘啊!你这辈子命好苦啊!我的孩儿啊!……”
    父亲在一旁老泪纵横,姐姐妹妹弟弟们也悲痛欲绝,但心中的怒火却都燃烧向他们那畜类一般的舅舅,是他们的舅舅毁了菊花的一生。
    事情还得从头说来——
 
    1

    二十年前,菊花高中毕业了。她人长得漂亮,也伶俐,细皮嫩肉的——白净,声音也好——清脆甜美,又有文化,那时候村子里上高中的孩子并不多,特别是女孩子。这样她被分配在大队做广播员兼出纳,这在当时是不错的美差,一般人是没有这个机遇和福分的。当然那时候很多双眼睛都在偷偷地盯着她——好一朵还没有人采摘的鲜花啊!谁不眼馋呢?眼馋得这些人都在暗地里淌口水呢!
    这些人当中有大队的书记,有副书记,有武装部长,有村里电衙门的头头,都是些握有实权的人物,除非你不想在大队干这个美差了,回到生产队当社员去干体力活。当初菊花又是一个爱虚荣的女孩,在那个时候算是时尚的女子了,她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好差事呢?只要在这里呆下去,她就必须忍耐,即便大队是个狼窝。
    当然这些人有真正爱她的,但很多的人是想占她的便宜,也有的是烂蛤蟆想吃天鹅肉,菊花连想都没想,因为她还没有真正的恋爱过,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滋味。
    这些人当中有菊花的亲舅舅,一个靠造反起家的恶棍,虽然后来只是落草到电工的差事,但他的那个混劲和横劲是没有人比得了的,很多想吃腥的人,包括爱菊花的副书记,都被王威武的舅舅统统赶跑了,一句话,谁干敢碰菊花,我要他的命,他是我的外甥女。
    但是谁都心里明白:他这个舅舅就是想霸占自己的外甥女。这是个说话算数的主儿,所以也就干脆退避三舍了。
    就这样,菊花成了她自己舅舅的女人。

    2

    菊花的舅舅长得跟他自己的这个名字是很吻合的,五大三粗,一脸横肉,虽然五十了,但身体很棒,能够和自己的亲外甥女——这朵村花睡上一觉,甚至占有她的一生,是他由来已久就考虑的事情了,原来一直没有这个机会,现在外甥女越来越出露成一个大姑娘了,再不行动,就等着村里很多人把她摘走了。这哪儿行啊?凡是我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属于我,管她谁呢?
    菊花的初夜被自己的亲舅舅占有了,在行事之前,舅舅喝了不少的酒,逼着菊花也喝了很多的酒,喝了酒的舅舅力大无比,把自己的亲外甥女像小鸡子一样扔到了床上,像野兽一样咆哮着……那一夜对于菊花来说,是真正的初夜啊!床单红了好大一片!
    两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早晨了,酒劲也都下去了,感到身体的释放和舒服,这个时候舅舅和菊花都感到一种难言的满足和幸福。舅舅精神焕发地说:菊花,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一定好好保护你,谁敢打你的主意欺负你,我要他的小命!不管他是谁,就是大队、公社的头儿他也不敢。
    菊花哭了,她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幸福还是恐惧,还是感到自己的悲哀,她扑到舅舅的怀里,她感到舅舅的怀抱是宽厚的,舅舅是有力量的。她对舅舅说:舅舅,我们以后怎么办呢?
    舅舅大丈夫地说:什么怎么办?就这么办,我和你睡觉,不与你结婚;要结婚是没有门儿的。我们的关系不允许我们结婚,就这样挺好。一星期我和你睡四宿,你不许和任何男人有任何的关系。还是那句话:我要你的命!
    菊花惊恐地 望着舅舅:舅舅。
    “别叫我舅舅,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叫我舅舅,这个时候不要叫我舅舅。我是你什么人啊,你是我什么人啊 ?你还不明白吗?我的小宝贝!”
    “那叫什么呢?
    “叫小武。”
    “您是我舅舅,叫您小武不合适吧?我也叫不出口呀!”
    “叫不出也得叫!叫我一声小武。”
    “……”
    “你这么聪明的丫头,全村哪儿丫头也没有你聪明,这就难住你了,小宝贝!就像我这么叫你,有什么开不了口的呀!”
     菊花终于鼓足了勇气叫了一声:“小武。”只是声音很低,也缺乏甜蜜的感觉。
     舅舅听了还是不那么满意,说:“听着不那么舒服,声音太小,我也没有听清楚。你还得多叫几声,一会儿就熟练了。万事开拓头难嘛!不过有进步。再来,不叫得我满意咱们不 起床,今天就不干活了,大队今天不用去了。”
    “那哪儿成啊?不去大队上班怎么能成?”
    “上屁班!咱们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老子怕过谁!你就什么也不用怕!你是我的人了!你知道吗?我的人一切得听我的!”
    舅舅紧紧搂抱着菊花,菊花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舅舅放松了许多,菊花感到舒服多了,在床上甜甜蜜蜜的,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恋爱,但是这个时候菊花感到舅舅就是自己最亲的人,甚至超过了自己父母。
    舅舅这个时候也像个温顺的绵羊一样,与菊花缠绵着,与自己心中的美人缠绵着;菊花也是一样,与自己的舅舅——自己的情人在一起是何等的幸福!幸福中的菊花不挺地叫着:小武,小武……小五哥,小五哥……王威武这个时候是彻底沉醉了,他一生也没有感到这样沉醉过,听到小情人的声声甜蜜的呼唤,他沉醉了,他感到从来也没有过的幸福。癫痫病十佳医院
 
    3

    没过两年,张震文复员回来了,不久到大队当了党支部书记。张震文比菊花大四五岁,人长得精神,也很有文才。他看上了在广播站播音的菊花,好水灵的姑娘啊!这不是我梦中的那个她吗?
    张震文这年才二十五六岁,风华正茂,还没有对象,这个菊花不就是他心目中的目标吗?两个人又经常在工作中有接触,他爱朗诵,经常跑广播站与菊花一起播音,总是在向菊花靠拢,接触多了,他感觉自己更爱菊花了,离不开菊花了,但一直也没有向菊花大胆地表白自己心中的爱。他的文章写得不错,所以给菊花写了很多的情书,菊花什么也没有说,把情书都还给了他。他不甘心,索性就把几次把菊花关在广播室里不让出来,问:你为什么?为什么?
    菊花哭了:我有人了,你找一个比我好的姑娘吧。
    张震文说:他是谁?是怎么村的吗?
    菊花说:你也不要问了,死了这份儿心吧,这都是命啊!
    震文说:告他去!我要让这个兔崽子进监狱!
    菊花说:万万使不得呀!你让他进了监狱,过不了几年他又出来了,还不得把我们打死啊!他是一个敢玩命的主儿!
    震文急了:先说你爱不爱我,只要你爱我,我也爱你,就什么也不怕。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你说呀!
    菊花坚定地说(即便是违心的,她也是这么说的):我不爱你,我们没有这个缘分,你还是找一个好姑娘去吧,就这样。
    大队的一些原来垂涎菊花的那些人也劝震文:兄弟啊,死了这份心吧!别耽误了自己。
    他找了王威武,王威武不冷不热地说:事情你是知道的,菊花谁也别想碰,他这辈子就归我了,不要命你就来。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这样说话。没这事儿,咱们还是朋友、乡亲。要不你在大队呆不下去,何况还想做你的书记了。你知道原来的书记是怎么滚蛋的?
    王威武继续说着:……再说,菊花也不爱你,他爱我呀!她不是都跟你说了吗 ?兄弟,别耽误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看上哪个姑娘,老哥给你说合说合去。
    震文也失去了追求菊花的信心,看样子菊花要和他舅舅过一辈子了。这个软弱的菊花啊!为什么不去告他王威武。如果你菊花自己有这个信心,我张震文同你一起战胜和打败这个恶魔。既然你不这么想,我还他妈的想什么呢?你就跟你那个混蛋舅舅过一辈子吧!没人可怜你!

    4

    没有不透风的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呢?
    王威武心里也明白这一点,菊花心里也明白这一点,事情迟早会被很多人知道的,特别是自己家里人。王威武知道:纸是包不住火,我是引火烧身,也豁出去了。首先要过的关口就是自己的老婆大黑莲,这是个又黑由丑的老娘们,一个厉害的女人。不过再厉害,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你再闹也不会和我离婚,离了婚你也找不着什么好主儿,谁想找你呀!跟我是你的福分。大不了就是吵吵架,有那么几次也就过去了。我还整不了你。王威武早就对事态的发展胸有成竹了。
    王威武住在坡上,菊花家住在坡下,大概20米的样子。他和菊花那时候还不是很公开,夜里王威武像贼一样翻墙跳进菊花家的院子,进入菊花住的东厢房,五十多岁的人,腿脚还是很利索的;时间长了,菊花也看舅舅这么大岁数了,干脆就每天给舅舅留着门,这样就不用再翻墙了,干吗老跟做贼似的,多少也是两口子了,谁也离不开谁了。
    每天大黑莲都要从菊花家门前经过,开始的时候还经常破口大骂:小骚X,小骚娘们!时间长了,也骂累了,也就自然不骂了。在自己的男人撒泼,刚开始的时候王威武还可以 忍耐,老是这样下去,王威武可不是吃素的,不是臭凑一顿,就是天天不着这个家了。大黑莲一想;事情也就这样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真正的两口子。你小骚娘们也顶多算个偏房,甚至连偏房都算不上。好了,任他们去吧。

    5

    这一晃就是十年,王威武六十多了,菊花也快三十了。
    家里人不能不急呀!这是什么事儿啊?
    父亲离休了,从城里回到了乡下,天天看见自己的大舅子钻进自己的女儿的屋,不是事儿啊!在这个问题面前他大舅子又是一个十足的混蛋,当面的交锋十有八九他是失败的,老太婆就更不用说了。
    有什么办法呢?最后菊花他父亲只能想出这样一个办法:给菊花说城里工作的对象,为的就是让她远走高飞,让王威武找不到菊花,但是都被菊花一个个给推掉了。
    父亲问菊花:为什么?城里的小伙子人也不错,找到合适的结了婚,让那个畜生找不到你,他也就死心了。
    菊花说:我怕呀!我怕呀!王威武是什么 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的;我就是跑到哪儿,他都 能把我找回来,非把我劈了不可。
    父亲说:怕他什么?你怕他什么?难道你离不开他了?
    父亲说:我干警察一辈子,什么人没见过?难道还怕这个兔崽子?我告他重婚罪,把他送到大牢里去!
    菊花哭着,抱着老父亲的腿,苦苦哀求道:爹爹,不能啊!不能啊!千万不能啊!这样我们全家都别活了。

    6

    家人给菊花说对象的事情也就这样搁置下来,菊花和王威武继续着他们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菊花算是死心塌地跟她舅舅就这样过下去了。王威武对她也越来越好,大概是这么多年了,岁数也大了,更知道心疼女人了,菊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啊,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要不自己也不会这样舍去自己的老脸去霸占自己的外甥女呀!正是这种爱支撑着他,所癫痫病到底要怎么治疗呢?以他什么都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娶菊花,别的我都得到了。说实在的,他确实想跟菊花生个孩子,但是不能;为什么?生下来也是孽种啊!这是使不得的 ,万万使不得的。
    菊花不是没有和他提过孩子的事儿,菊花已经为他流过三次产了,第一次,第二次菊花倒没有什么,王威武叫她刮了,她也就把孩子刮掉了,第三次菊花说什么也不想去做人流了,王威武急了:我们怎么能够要孩子呢?根本不行!生下来孩子也是傻子,难道你不懂吗?你还是高中毕业生呢?这点儿道理都不懂!我们生下孩子肯定有毛病,不行!再说我们生下孩子就是孽种,孩子以后也受罪,所以孩子是根本不能要的。
    菊花说:我跟你一辈子连个孩子都没有,我老了怎么办?
    王威武说:那好办,不行你抱养一个,我会对他好的,我就是他爹。
    菊花说:我不要抱养的,我自己要生,是我自己的亲骨肉。
    王威武困惑地:你自己的?你自己怎么生啊?
    菊花说:这你都不明白,装什么傻呀?我跟别人生个孩子。
    王威武急:了:臭娘们!你敢!你敢让别人操,我打死你,生了孩子我也把他喂狗去!
    菊花伤心地痛哭:跟你又不能生,你又不让我跟别人生,我可怎么办呢?到老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我的命好苦啊!都是你这个老王八蛋害的啊!
    王威武这个时候蔫了,再没有那个威武的劲头,他安慰着菊花:孩子你不用愁,你不是还没老了吗?老了有人管你,我那几个儿子有管你的,他们不管不行,谁让他们是我儿子呢?我死了要给他们立遗嘱。
    “你的儿子怎么能管我养老呢?大黑莲也不干啊!”
    “她敢!我必须跟她说,先把话放在这儿,要她一边儿呆着去!你的事跟她没关系。”
    菊花:“你的孩子能管我?我不信!我要自己的孩子!”
    “告诉你!死了这份心!别再跟我提你自己的孩子,你这辈子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菊花不说什么了,但是她心里想的仍然是: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你等着瞧吧!

    7

    虽然王威武霸占了自己的外甥女这么多年,但是当时大队对菊花居心叵测的一些人还是垂涎菊花的美色,心并没有死,有的还在寻找着机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菊花由一个青春靓丽的大姑娘变成一个风味十足的女人,越来越有诱惑力,还是那么漂亮水灵。
    当时大队果树组的刘泉头就是一个,那时候三十多了还是光棍,人长得尖嘴猴腮,油嘴猾舌,在果树组简直就是一个混混,也就是家庭出身好,是雇农,家里一个老母亲,要不是大队照顾他家,他整个就是一个二流子。快四十了还算有了女人,外地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嫁给了他,那女人比大大两岁,带过来的孩子也十七八了。他想和这个女人生个孩子,可是这个女人没有那个功能了。
    他在大队部门口闲逛着,菊花和他差点撞上:菊花,呵呵!冲着菊花坏笑着。
    菊花其实是很讨厌他的,但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他一笑:刘泉哥。
    刘泉头心里甜蜜蜜的,拉了菊花一下手:哥好想你呀!
    菊花:你想我?早把我忘了吧?你们都把我忘了。
    “我天天都在想你呀菊花!”
    “想我?那今天夜里来我家,我给你留门儿。今天那个老混蛋在自己家,不来我这儿。”
    “菊花咱们现在就去,别等晚上了。”
    “现在不方便,大白天的,还上班呢!夜里咱们热乎热乎睡个塌实觉。”

    冬天的夜晚,村子里的人早就进入梦乡了,23点,刘泉头准时来到了菊花家门口,菊花把门打开迎接自己今晚的贵客,他们没有说话,直接进了菊花的闺房。
    刘泉头进屋,顾不得多说什么,就直接抱菊花:菊花,菊花,咱们上床睡觉吧!
    菊花:泉哥,别着急呀!先吃点儿东西,吃了 好有劲!
    刘泉头哪有什么吃的兴趣啊,他呆呆地望着菊花:太迷人了,美人!
    今天菊花也  确实很美,脸上也刚做完美容,头发上也喷了香水,穿着漂亮的睡衣,就跟电影里的娘们似的,刘泉头快抑制不住自己了,饭也没顾得吃,就直接把菊花扔到床上去了。
    到底是比那个老王八蛋年轻小20岁,刘泉头的功夫就是好,菊花感觉好极了!这是跟王威武没有的感觉,痛快,舒服,一定能给我播种个大胖小子。菊花感到从来没有的快感和放松,刘泉头似乎还没有过够瘾头,抚摩着菊花的全身,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光华和富有弹性,要是一辈子能搂着这样的女人就什么都满足了。他点燃了一支烟,在想着,在想着……今天晚上一定要多干几次,多过过瘾,机会难得啊!
    他又再依一次向菊花发起了进攻,菊花也毫不示弱,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她不断地向刘泉头频送秋波与温柔:泉哥,泉哥!你好棒,好棒啊!我喜欢你这样的。
    这一次的火力比第一次足,刘泉头一生也没有这干过,倒头大税睡了。
    菊花也感到这是平生没有的经历,精神和身体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一定能够开花结果的,一定,一定。
    天快亮了,菊花叫了半天才算把菊花叫醒,她说:这事不能说出去,说出去对你没好处,说着给了刘泉头500块钱。
    “快走吧,别叫人看见。”
    刘泉头揣上500块钱,迅速地走了,这个时候街上还没有一个人。

    8

&nb治疗羊角风有什么偏方sp;   虽然说菊花和王威武流过几次产,但菊花近几年也没有怀上孕,王威武六十多了还有这个功能,次数比以前是少多了,但是为了菊花他也是要保持一个好的状态的,要不女人就会想别的男人了;男人就是再厉害,没有这个功夫也是白搭。
    过了些日子,菊花有了反映,王威武问:不会又是怀上了吧?好长时间都没有怀上了,怎么又怀上了?
    菊花:都是你闲不住啊!让我遭罪啊!这次不管他是什么,就是傻子也生下来,人流太受罪了!
    “好了。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打掉!以后我注意不让你再怀孕了,我做避孕。行了吧?
    菊花没说什么,心里暗想:我到时候一定把孩子生下来。
    菊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王威武急了:叫你赶快做流产,你怎么还不去?不怕丢人现眼啊!
    菊花和王威武理论起来:你的孩子你还怕丢人现眼?你怕你为什么当初非要我,我跟别人你不愿意,你这是作孽呀!
    “好了,好了!你生,你生!随你便!生个傻儿子养着吧,够你受罪的,我不管。”
    虽然王威武这么说了,但是他起心里不愿意菊花这样,他还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菊花流产,不管通过什么办法,这孩子决不能要。
    过了几天,菊花身体有些虚,王威武在自己家里给她熬了鸡汤,喂着菊花喝下鸡汤,两个人上床睡觉了,半夜菊花感觉到肚子不舒服,后来肚子疼得更厉害,又拉又吐;再加上这些年做人流好几次了,菊花肚子里的孩子第二天就流产了,才三个月。
    菊花要孩子的梦想又破灭了,这次对她的打击是最大的。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渺茫了,医生说:人流这么多次了,这次是习惯性流产,以后也不容易怀孕了。怀孕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菊花多少有些怀疑那个老王八蛋做的鸡汤有问题,为什么那天夜里喝了鸡汤肚子疼得那样厉害,第二天就流产了呢?是不是他成心不要我要这个孩子,或者他发现了什么?不会吧?不会!他没那么狠,他还是爱我的,跟我这么多年了;他再混蛋,还是爱我的,心疼我的。

    9

    几年过去了,王威武确实不再威武了,他再也威武不起来了,六十五岁这年他患了中风,嘴歪眼斜,神志不清,认不出人来了,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再也起不来了。当然还是得大黑莲那个自己的臭婆娘照顾自己。
    这个岁数了,大黑莲也平和多了:到时候谁管你这个王八蛋,还不是我吗?天天端屎接尿,喂水喂饭,还不是两口子嘛!你能指使别人,做梦去吧!
    菊花是不可能去看王威武的,他不可能进那个家门,就是去了,不知道大黑莲是什么态度。这也让她为难。毕竟又不明不白地夫妻了这么多年。
    她想着想着,也没有想出什么理由去看王威武。这时大黑莲来了:菊花 ,去看看他吧,他估计过不了今天,看他意思是想看你一眼。
    菊花跟着大黑莲来到了王威武床前,菊花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王威武露出了笑容,然后合上了眼睛,眼角上挂着泪花。
    “菊花,以后常来串门啊!一个人怪孤单的,都是让这个老王八蛋害的,害的年我都不浅啊!女人的命真苦啊!”
    “舅妈,我对不起你呀!对不起弟弟妹妹们呐!”

     10

    王威武走了,并没有把他说的那个遗嘱向孩子们说出来,就不省人事了。快四十岁的女人了还在自己的父母家里住着,一直都是一个没有嫁出去的姑娘——不是姑娘了,姑娘之身早已被自己的舅舅粉碎了。
    既然王威武不在了,自己可以走了甚至可以嫁人了,谁还要我?我跟谁?反正是不能再在自己父母家里呆下去了,二十年了,天天都是父母心头的病,心里的雷,让自己的父母看着自己都心烦。嫁到哪儿去呢?嫁给谁呢?菊花想了想:还好,村里还有几个目标,都是当年想和王威武挣的那几个人,有的还一直在打菊花的主意;刘泉头算一个,自打那次给菊花播上种,就想和自己的老婆离婚跟菊花结婚,现在好了,王威武归西了,正是时候。另一个是当时大队的电工,外号疤瘌眼,眼睛有些毛病,比菊花小两岁,当时就对菊花有意思,这些年又总是向菊花频频靠拢,寻找机会,可是又惧怕王威武,不敢太张扬了。他知道王威武早晚要归西,等他死了我接班,跟现在的老婆离婚,跟菊花也值得了。好在菊花还不到40岁,人也显得年轻,也就30来岁的样子,说不定还能跟我生俩孩子呢!
    菊花想来想去一权衡:还是疤瘌眼,就是他了,岁数行,年轻,说不定还有怀孩子的可能呢!
    疤瘌眼的媳妇因为他男人她闹离婚,喝了敌敌畏,因为喝了一大瓶,没有抢救过来。这样没过多久疤瘌眼就和菊花结婚了。
    疤瘌眼有两个孩子都长得不好看,不是像疤瘌眼就是像他们那个难看的喝敌敌畏的妈,连疤瘌眼都看自己的孩子别扭,从心眼里不喜欢。他娶了菊花就是想让菊花为他生一个跟菊花一样漂亮的女儿,这是他的梦想;不!生一个不行,生两个才行。一定要生两个。
    后妈来了,两个孩子不喜欢菊花,因为这个女人他们的妈妈喝了敌敌畏;菊花也不喜欢这两个孩子,看着就不顺眼,也不是自己生的。
    疤瘌眼这回真是算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搂着自己梦想了20年的女人,这回终于投入到自己的怀抱。

    11

    不知怎的,见到了菊花这么迷人的女人,真的在一起干那个事儿,自己反倒不灵了,还没进身就已经完全放水了,菊花刚开始还没感觉什么,安慰着自己的疤瘌眼丈夫:别着急,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呢!
    以后一连几次疤瘌眼都是不行,菊花也就着急了,骂道:武汉治疗癫痫医院你这个废物!当初还想占我的便宜,就你这个孬包样!
    “姑奶奶,你别这么骂行不行?怎么我也是你爷们啊!”
    “少废话!你赶快给我看病去!看好了,咱就过,看不好,咱就离婚!”
    疤瘌眼软了:我看,我看。还不行吗?
    菊花:这段时间我回娘家住,等你看好了,我再回来。
    疤瘌眼:那两个孩子呢?
    “送你妈哪儿去!”

    菊花早已等不及了,她想到了刘泉头。她在大队门口遇到了刘泉头,叫了一声:泉哥。
    刘泉头也猜得出来菊花的心思,一般没事儿菊花是从来也不搭理他这样的人的,肯定是有那个事儿需要他,他也正求之不得呢!他假惺惺地问:妹子有事儿?
    “泉哥,今晚到我家去,到我哪儿喝酒去,妹妹给你炒几个菜。”

    白天菊花到市场买了一些菜,下午没有上班就直接奔娘家了。
    父母问:怎么回来了?他呢
    “他跟车上外地了,要去10天呢!”
    父母也不再问什么,问多了也是麻烦,就进他们自己的屋了。
    菊花回到自己的东厢房,她在这里住了20年,房子是自从和王威武有了关系后盖的,自从嫁给疤瘌眼有两个月没有住了,她进屋后不干别的,先收拾房间,然后就去收拾买来的菜,准备为刘泉头接风,今晚他是自己的福星和恩人,不能冷落了他,我就靠他了。

    晚上刘泉头来了,来得比上次更加理直气壮,菊花的父母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愿意多管什么事儿了,要是过去刘泉头这号人进院早就给打出去了。今天肯定是菊花让他来的,所以也就睁一只眼合一只眼了。
    这次刘泉头没有那么急了,一是想喝酒,二是想吃肉,美美餐一顿,肚子确实饿了。所以还是先解决肚子问题,这比什么都重要。反正要跟这儿住一宿呢!痛快个够!
    酒足饭饱,两个人上了床,娇滴滴的菊花把刘泉头的魂也钩起来了,他如同一头野兽扑向菊花,菊花这一夜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过了几天,疤瘌眼也回来了,看见菊花,自己心里也很高兴。这回我一定要让你怀上我们的孩子。
    而菊花见了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映,不冷不热地说:你回来了。
    疤瘌眼心想:我回来了,你怎么没什么反映,高兴才是啊!问菊花:在外面生谁的气了?
    “没有,我今天有些累。”
    “那你躺会儿,一会儿我给你做饭。”

    12

    晚饭后,菊花早早的上床休息了,疤瘌眼这些日子没有碰女人,有点儿耐不住了,也赶快上床往菊花的被窝里钻,搂着菊花那兴趣也来了,菊花:今天太累了,你也刚回来;好好歇歇,咱们明天来。
    “不行,就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菊花就是不肯,僵持了一会儿,疤瘌眼又彻底缴械了,真泄气!疤瘌眼自己也责备自己。
    以后几天都是这样:菊花不想让疤瘌眼碰这自己的身体,疤瘌眼硬是往菊花的被窝里钻,几次又都是像那次那样失败。
    菊花说:你算是废了,就你这样还想跟我有孩子?
    菊花有了一点儿反映,疤瘌眼问菊花怎么了;菊花说有点儿不舒服,但她心里明白;疤瘌眼最初也没在意。
    过了几天菊花的反映更大了,疤瘌眼想:不会吧?我总觉得这就一次也没有和她做成啊!难道?……
    疤瘌眼怒了: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家,跟别的男人睡觉了?是谁?快说!不说我打死你这个骚货!
    “和你这个废物?你有这个本事吗?你没这个本事!但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
    疤瘌眼傻了:怪我呀!都怪我呀!
    虽然菊花怀了孕,但经过这么多年的人流和精神上的折磨,肚子里的胎儿还是没有保住。就像医生说的:根本就不可能再怀孕了,这次怀孕就已经够万幸的,保也是保不住的。
    菊花彻底绝望了,望着眼前讨厌的疤瘌眼,感到了自己的生活和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单是他,就是自己也已经没失去了要孩子的本钱,这就是现实,永远也改变不了的现实。这都是命啊!自己的命好苦啊!
    菊花疲惫地走了村外,走到了那片小时侯经常捉迷藏的松树林,如今那片送松树已经长高了,那棵她熟悉的弯脖松,小时候是经常爬上去的,现在已经够不到它的树枝了。她把绳索望树杈上甩了几次也没有甩上去,她在树下坐了一会儿,难道死也这么难吗?我不相信自己连死的力量都没有,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我不能现实自己要孩子的梦想,但一定要现实死的梦想。
    她从地上站起来一跃,绳索总算挂到了树杈上,她把绳索打了一个扣,把自己的脖子伸进绳套里,登掉脚下早已垫好的石头……
    她养了几年的小狗不停地叫着,叫累了,不叫了,就跃起,只能够到菊花的脚;小狗在松树林里折腾了快一个时辰了,天又快黑了,它拼命地往菊花父母家奔,它在菊花父母的院子里生活了几年,过去王威武来,它都听得出的脚步,从来不冲王威武叫。
    菊花家里人看见气喘嘘嘘的小狗,知道事情不好了,莫非是菊花?
    这个时候小狗躺在菊花家的院子里快奄奄一息了,她口吐白沫,眼角流着泪,菊花的父母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