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简析鄢晓丹长篇历史小说《我在轮回中等你》的艺术特色-

时间:2021-04-05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鄢晓丹女士的长篇历史小说《我在轮回中等你》(以下简称《等你》),通过罗、麦、柳、陆等几个家族近一个世纪的兴衰枯荣和其几代人物坎坷命运的描写,透视出百年中国历史的沧桑巨变和不同时代的风云变幻和时代特征。小说中的主要人物,除个别外,都处在社会的底层。就是这些“小人物”,他们几乎经历了现、当代中国重大的历史事件: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新时期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些人物的命运,与其生活的时代共进退、同兴衰,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因此具有一定的典型性。阅读《等你》,就像穿行在历史的时空长廊里,用历史的眼光审视一代又一代普通百姓的生存状态和文化心态,观照他们艰难的人生遭际、栩栩如生的禀赋个性、荡气回肠的生离死别,体悟他们感人肺腑的爱恨情仇。作者用马尔克斯式的叙事手法,现实和历史交相辉映,前辈和后辈回环登场,以此次递推进情节的发展,塑造人物性格,使整个小说表现出了凝重的历史印记和鲜明的时代特色。
    这是阅读《等你》的总体感受,这里不展开评说。而想说的是本书表现出的几个较为明显的艺术特色和它的缺憾。

    一、人物形像生动可感。

  首先表现在人物肖像的刻画上。《等你》在人物肖像描写上,多采用白描的手法,寥寥数语,人物形像便跃然纸上。如写到罗扬眼中的一位女医生:
  女医生长着一对三角眼。……她两眼的间距比常人靠得近一些,且在眼皮上方纹了两条细长的吊梢眉,这使女医生的面相看起来有点不怀好意——即便在她笑容满面的时候。
  抓着了女医生的外貌特征,画家完全可以根据这几句描写,几笔构勒出这位女医生的肖像。后面两句,是这位女医生留给主人公罗扬的主观感受,明写女医生,暗写罗扬,一明一暗,互相烘托,互相映衬,不仅表现出罗扬对女医生的评介,而且绘形传神,从外貌而至内心,表现出女医生的精神世界。对罗扬“姑母”的描写则侧重于她衣着、头发和眼镜这些外在的东西。而对“祖母”则是通过罗扬的印象来写得:
  她穿一件暗红色毛呢大衣,头上和肩上落了一层白白的绒绒的雪花。她花白的短发卷曲着,起伏着漂亮的波纹,直而漂亮的鼻梁上戴一副玳瑁边眼镜,皮肤白净,显示出一副不可抗拒的文雅和富态。
  祖母永远是干枯黄瘦的,脸上呈现出疲态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仿佛她的玉镯与她枯瘦的胳膊总不般配——或许这就是祖母永远将玉镯锁在箱子里的原因吧?
  “姑母”实际上是罗扬祖父的小老婆,小老婆一般漂亮、受到丈夫的宠爱,表现在外形上,当然就有一种富贵相。而且她在解放后逃到海外,回来后,当然就和当时中国小城镇人们的穿着打扮截然不同。作者不写她的相貌,而着重写了她的“不可抗拒患上癫痫后该怎么做的文雅和富态”,这不仅符合人物的身份、个性特征,而且用暗红色象征她的命运多舛,与她白净的皮肤形成显明的对照和视角冲击,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相反,祖母是大老婆,出生贫寒,且一生操持家务,自然现出疲态,关照对她的行动和生活细节的描写,形像毕肖,与她的性格和人生经严丝合缝。
  同样是写老太太,瞎婆的形象又是另一种样子:
  瞎婆又笑起来,露出纷红色的牙床。她的眼睑突然翻起,那只死鱼样的眼珠跳动了一下,骤然间好像闪出一道灰蓝色的光芒。但仅仅一瞬间,她的眼睛很快又闭上了。
  ……李晨光总算看清了她的脸:皱纹密布,面色黄黑,……她的右脸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暗紫色,从鼻翼处延伸到鬓角,扭曲着像一截麻绳,使她的面容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这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算命老者,她行为怪诞,故做神奇,在砂城市颇有几份名声。不仅小民百姓向她求卜问卦,有头有脸如陆思豫之流也经常光顾她处,虔诚地向她问运势,求禳灾求福之道。引言前一段描写有行动,行动中显示出肖像。后一段是从另一人物的眼中看出来的,着重写她的脸。此前此后,是求卜问卦者与她的对话和行动描写,在有点神秘的氛围中,已经让人感受到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而这恰如其分的肖像描写,将这一个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维妙维肖。
  众多的人物肖像描写还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雷同的、似曾相识的,或者是程式化的,一般人写滥了的。如对张医生的描写:
  大多数时间张医生都寂寥地站在诊所的窗户前,窗户玻璃上总是印着她那张苍白而消瘦的面孔,一双眼睛也因了那副黑边眼镜而蒙上了一层忧郁的色调,仿佛她脑海里永远都积攒了一堆想不清楚的问题在折磨她;或者她什么也没有想,她就是那样眼前空无一物地矗立在窗前,毫无由来的焦虑以及经年累月的无所事事成了她生命的常态。
  这段文字既是对张医生形象的客观描写,又深深地打上了作者对她的主观感受和评介,一个单身女人那种空虚无聊、渴望什么而又不可得的神情,神形毕肖地站立在读者面前。她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忧伤强烈地感染着读者,使读者对她的处境和命运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同情,一种期许和探求,取得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其次表现在人物的心理描写上。《等你》中有大量的心理描写,其中不乏精彩之处(不是全部都精彩),这类描写是人物心灵的的自然流露,具有很强的性格特征,又有内在的因果逻辑。如,柳絮感觉到丈夫罗扬对自己感情的变化(或者本来就如此),逼问他到底爱不爱她。这时候罗扬对自己的婚姻做了一番审视,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并不爱她。可不爱她又娶了她,和她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于是他陷入深深的矛盾和焦虑之中,这时的罗扬想:
  既然不爱她,就不该娶她的;既然娶了她,就该爱的;既然爱,家就该像个家;既然家就是家,就该有爱的;既然他们之间有爱,那么麦穗呢(罗扬深爱着一个女人,本书的另一个主10个月左右的宝宝发癫痫是什么样的症状人公——引者注)?既然有麦穗,那身边的这个女人,这个共同生活了二十年的女人又是谁?
  这里一口气连用了六个排比句,将互相对立着的两种心理统一到一个矛盾体内,互相对比,互相映衬,一句紧追一句,步步紧逼,句句千斤,敲打着罗扬的心灵,也敲打着读者的心,将这对同床异梦的夫妻以及另一个女人——麦穗——的生活的窘境推向极致,给读者以极大的震憾力。这种心理不是作者外加给罗扬,是罗扬心理的自然流露,因为他是律师,长期的律师生涯养成了罗扬冷静而严谨的逻辑思维定式,因此他不但非常符合人物的性格,并通过这样的心理描写,揭示出相关人物的社会关系,以及这些关系所构成的情节发展趋势,从而为这些人物命运的前景埋下了伏线,具有较强的审美价值。书中这样谙熟的心理描写还有很多,在此就一一赘述了。
再次表现在人物的行动描写上。如“姑奶奶”重返罗府的情节,其人物描写就极有情趣,还带着几分神秘的色彩。她是在一个下雪天的早晨坐着牛车来的,牛车如何停在罗家的门口,赶车的汉子如何吆喝老牛,如何卸下“姑奶奶”的皮箱,罗家的人是如何被惊动而出门接待这位“姑奶奶”的,那情境就像段活动的影像,历历如在目前。对“姑奶奶”的外部形象做了一番描述之后,是一段非常符合人物性格的对话,“祖父”如何向他的家庭成员介绍这位不速之客,家庭成员对这位“姑奶奶”的揣测以及对她态度,接着写这一家人如何与她相处的一些日常生活琐事。作者没有“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而是把众多的人物放在同一个空间,从人物的神态、言语、心理和动作,写出了作为小老婆的“姑奶奶”曾经是罗府女主人重返罗家后的处境和心态,大老婆“祖母”的妒意、无奈和宽容,“父亲”的谨言慎行和,“母亲”的猜疑,“祖父”的内里热情兴奋,表面泰然处之,罗扬的好奇等等,都神形俱现,给人以生动的形像感、真实的生活感和立体感,表现出浮雕艺术的审美特质,这就使得人物的行动非常切合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以及各个人物的身份,从而表现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
  小学校的那场文艺演出也写得如身临其境,台上小学生诚恳而又稚嫩的演出,把我们带到了演出现场。台下造反派头目无限上刚上线、让人涕笑皆非的发难,观众席上的混乱场面和混乱中麦三娘子初生婴儿的啼哭,在声有色,历历如在目前。
  批斗“姑奶奶”的情节中,“姑奶奶”、“祖父”、“父亲和母亲”如何被造反派带走,他们如何惊慌失措,幼小的罗扬如何惊恐万状,观看的人群如何骚动不安。“姑奶奶”在台上的表现,“积极分子”小丑般的“揭发”的言行,造反派的荒唐举措以至大打出手。都刻画得神形毕肖,让人揪心。
二、善于经营场景,为刻画性格营造空间
  《等你》有大量的场景描写和静物描写,往往能以很短的篇幅,或构勒出一幅生动的画面,或突出地表现出所描写的事物的本质特征,使人物活动的场景具体可感,富有诗情画意。如对“故园”的描写:
  在平安县城有一所庭哈尔滨哪家医院看癫痫好院,院子里的建筑呈“H”形布局,中间面北的一排是五间上房,东西两侧各三间耳房。建筑是灰色砖墙,灰色的瓦屋顶,所有椽头及木质窗户具有明清风格,雕刻着花草或兽形图案,正中堂屋两扇厚重的木门是浮雕图案,且所有的木质门窗和椽头都漆成朱红色。
  这段场景描写,以质朴的语言,写出了这所庭院的布局、规模、建筑材料、颜色、图案和建筑风格,让读者身临其境。接下来,主人公回顾了这所庭院的历史变迁,将它的老主人推到读者面前,故事从当下倒推至往昔,从而展开了罗麦两个家庭的沧桑历史。
  对县城的描写则细腻、恢宏,层次分明,具有强烈的空间感。小说先从罗府写起,由罗府而呈辐射状依次呈现出店铺——机关企事业单位——钟鼓楼——县城全境。由小到大,由近及远,层层递进,直至鸟瞰全境。之后笔峰一转,由交通状况——气候(主要是严冬)——自然风貌和土特产品——生活习俗(主要是怎样过冬)。这些环境描写,与故事情节的展开以及人物性格的发展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虽然冗长,但没有多少沉闷的感觉,就像欣赏一幅自然风光画和民间风俗画,表现出作者娴熟的叙事状物的功底。
    在静物描写上,作者尽量用富有色彩的语言,使之形像生动,妙趣横生。如对若丁茶的形色,书中写到,“泡开后细小的茶叶舒展圆润,色泽翠绿,茶汤清淡,入口清苦,回味绵甜,馀香沁人心脾。”廖廖几笔,将苦丁茶的色香味形跃然纸上,给读者以美感享受。写到罗扬面对隔夜的残茶和烟灰缸时,“那么就让它晾一晾吧,晾一晾这个狼狈的家,也算是晾一晾自己的狼狈。”一语双关,对罗扬此时此刻的心理刻画得入木三分。形容柳絮语速之快,“一段话连成,像是打开的水龙头。”好像听到了柳絮的话,不禁哑然失笑。写罗扬的焦灼和烦乱,用“他感觉心脏塞得满满的,堵得发慌。”写他的瞌睡,用“小小的罗扬被瞌睡粘得睁不开眼。”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或者精神状态,化静为动,化无形为有形,使之可感、可触。同样动态化的对自然物的描写,则运用了拟人化的手法,如写刚刚解冻的土地“即使戈壁滩上的石头似乎也柔软了,温暖了。”写万物复苏则为“榆钱儿悄悄地蹿上了枝头”、“紫槐树被新芽染上了淡淡的绿气”、“沉甸甸的枝条在微风中碰碰撞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微响”、“他们用风筝将自己的一点心愿和一片向往送到了天上,直上云霄;春光便随着风筝的漂浮一天天老去。”将无情物有情化,以物拟人,烘托出人物在此时此刻的心理感受。
  类似的精句妙语,还体现在作者善于运用精当的比喻,如将地上的阴影喻为“仿佛地上落下了一朵一朵的祥云。”在一个过渡段开头,“时间如流水叮咚,匆忙且漫不经心地又淌过了两个春秋。……如洗的春光清清爽爽地扑打着平安县城的大街小巷。”写三娘子的步态,“走得昂首阔步风风火火,好像要赶着去生孩子。”写妇女们的歌声,“也像着了火似的,要把这个火热的季节点燃。”写要拆除的一些小店铺、小作坊“不能让小儿癫痫怎么治疗比较好它们像旧时代丑陋的补丁一样贴在新兴现代城市这张光鲜的脸上。”写刘迎春绝望的处境,“世界像一艘触礁的破船,陷于无边的的混沌之中”、“她已经听见死神的脚步叮叮咣咣在她的头顶盘旋。”写花儿的嘹亮,“高亢的西部花儿盘旋着,最终落在了戈壁深处,如同一枚石子落在了汪洋里。”写西路红军来去匆匆,“已如祁连山脉飘逝的白雪,落在了平安县城充满血腥的记忆里。”写天水美人不愿提起过去,“仿佛她的前半生就在蒙着红盖头成亲的那一刻被拦腰斩断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些形像的比喻和美妙的拟人化手法连用,不仅使人物性格得到更加传神而又形象的表现,而且强化了作品的审美追求。

    三、存在不同程度的缺憾

  从以上简析看出,《等你》不论从语言艺术、人物塑造艺术还是场景描绘艺术上,都不乏精彩之处,不失为一部成功的作品。但它和其他一切文学作品一样,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总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憾,对此,试简述如下:
  第一,作品的风格不尽统一。看得出来,晓丹和中国同时代的作家一样,深受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影响,《等你》的语言、结构、叙事风格和某些带有神秘色彩的场景描写以及某些人物的怪异行为,都打上了魔幻现实主义的烙印。但从整个作品来看,部分文字与这一叙事手法相去甚远,有些章节用大段大段文字作一般性介绍和说明,大大降低了小说的整体美。
  第二,议论过多。这个问题在伟大的现实主义大师托尔斯泰的经典作品中出现过,同时也被伟大的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以及中外许多文学家批评过,应该说是个早已被解决的问题。与情节的发展和人物性格塑造有关的议论不是不能要,但离开人物形像的议论不仅会破坏作品的艺术美,而且很容易造成读者的阅读疲劳,影响读者的审美情趣,在《等你》中,这样的议论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第三,重复。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重复描写,如罗家庭院的描写在作品开头有过较为详细的描写,后面写县城一节,有重复。类似的重复不多见,对作品整体美感没有多少影响。影响较大的是整体结构上的重复,如罗、麦、柳、陆几个家族,从写法上,都是先由后人出场,再追叙他们的先人,结构上几乎类同。即使他们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但他们的遭遇和命运,从本质上讲,属于同类性质,从艺术的眼光看就有类同之处。
  第四,有些对话与人物身份和性格不符。如瞎婆与“客户”的对话,书面化,与其个性存在明显的差距。个别章节存有一些闲笔也是需要引起作者注意的,如第二章第10节主人公罗扬的独白,基本游离于主题之外,与情节的发展关系不大。第七、第八章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另外有一些笔误,如203至204页写的是“寻心”,而多处误为“文心”,类似的情况在再版或修改时加以注意改过。
  以上是阅读《等你》后的一点心得,多有谬误和不妥之处,谨与晓丹商榷,并请方家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