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人生故事

时间:2020-11-18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是一壶禅茶

文/白落梅

后来才知道,茶在众生的心里,有不同的味道。那一壶用静水煮沸的新茶,在茶客的唇齿间回绕,品后有人似觉苦若生命,也有人淡如清风。

茶有浓淡,有冷暖,亦有悲欢。用一颗俗世的心品茶,难免执著于色、香、味,则少了一份清淡与质朴。茶有了万千滋味,甚至融入了世事与。用一颗出离的心品茶,便可以从容地享受飞云过天、绿水无波的静美。

茶,源于自然,汲日月精华,沐春秋洗礼,从而有了如此山魂水魄的灵性。茶可以洗去浮尘,过滤,广结善缘。所以懂得品茶的人,也是一个愿意让自己活得简洁的人。始终相信,禅是一种意境,有些人用一生都不能放下执念,悟出菩提。而有些人只用了一盏茶的时光,就从万象纷纭中走出,绽放如莲。

人生有七苦,众生流落在人间,是为了将诸苦尝尽,换来一味甘甜。繁华三千,但最后终归尘埃落定,如同夜幕卸下了白日的粉黛装饰,沉静而安宁。光阴弹指而过,当年在意的得失、计较的成败,都成了云烟过眼。任何时候,彼岸都只有一步之遥,迷途知返,天地皆宽。

《心经》云:“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一切随缘,一生随缘,方得自在。”一个过于执著于此生的人,不适合修行。一个痴迷于因果的人,亦不适合修行。茶有佛性,尤如碧云净水,几盏下腹,心头便了无闲事。所以修行之人总喜欢将日子浸泡在茶中,抛弃杂念,证悟菩提心。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不让自己惊扰世界,也不让世界惊扰自己。人出生的时候,原本没有行囊,走得路多了,便多了一个包袱。而我们如何让世俗的包袱,转变成禅的行囊。只有用一颗清净依止的心,看世态万千,方能消除偏见,在平和中获得。

茶有四德,慈悲喜舍。所谓云水禅心,就是在一盏清茶中,品出生者必死,聚者必散,荣者必枯的真意。须知任何悲伤都是喜悦,任何失去都是得到。一个人对自己慈悲,才是对万物慈悲。

时光若水,无言即大美。日子如莲,平凡即至雅。品茶亦是修禅,无论在喧嚣红尘,还是处寂静山林,都可以成为修行道场。克制欲望,摒除纷扰,不是悲观,不是逃避,只为了一种简单的活法。安住当下,哪怕是一颗狭小的心,亦可以承载万物起灭。

世间一切情缘,皆有定数。有情者未必有缘,有缘者未必有情。随缘即安,方可悟道。茶水洗心,心如明镜,一个人只要看清楚自己,即可辨别无常世界。意乱情迷时,大可不必慌乱。静心坐禅,明天会如约而至。春花依旧那样美,秋月还是那么圆。

《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们无须为了注定的悲剧,选择感伤。但也不能为了将来的圆满,停止修行。品茶,是为了修心,在无尘的净水中彻悟禅意。让我们不为表象迷惑,免去那些无谓济南省专治癫痫的医院的漂泊,及早抵达清静的彼岸。

品茶可以让人宽恕过错,从而在杯盏中得到平和。真正完美的人生当留白,留白,即是佛家所说的空明。人间是最能表现自我的剧场,如果有一天故事剧终,选择出离,一定要真的放下,而不是走投无路的放逐。要相信,别无选择的时候,会有最好的选择。

万法无常,缘起性空。万物既是因缘和合而生,亦会因缘而灭。晚云收,即是倦鸟归巢时。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每一次归返都是回头,每一次渡河都有舟楫。无论前方的路有多远,消除我执,此后风餐露饮,海天云阔,都是归属。

静水深流,简单的人其内心清和,越容易参透禅理。修佛亦如品茶,将一杯苦茶喝到无味,这就是禅的境界。人生应该删繁留简,任世事摇曳,心始终如莲,安静绽放。就如同万千溪涧,终究要汇入一条河流,潺潺清明,简静安宁。

喝茶,要一颗清淡的心、悲悯的心。哪怕处车水马龙的闹市,都可以感受春风过耳、秋水拂尘的清雅。云在窗外踱步,鸟在檐下穿飞。袅袅的香雾,似有若无地诠释虚实相生的人生。桌台上有一方闲置的木鱼、几卷经书,还有散落的菩提,在浅淡的月光下,疏淡清绝。

世间风云,变幻莫测。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无论物转星移、飞沙走石,有一天都会烟消云散、俱静归尘。如茶,融汇了万物的精魂,倒入杯盏中,钟情一色,澄澈醒透。

出离需要的不是勇气和决心,而是善意和清醒。我们每日所看到川流熙攘,凡尘荣辱,其实都只是一场戏。一个修行者要有足够的禅定,才可以走出人生逼仄的路径,看云林绿野,落雁平沙。

佛说,割舍就是得到,残缺就是圆满。我们曾经用无数时光都无法记住的经文,待了悟之时,却可以过目不忘。许多人认为精深渊博的禅,其实在一念之间,在每一个途经的日子里,在一滴水中,在一朵花间,在婆娑的世界里。

品茶,可以用陶具、瓷杯、玉盏,亦可以用竹盅、木碗。众生品茶,多是为了打发闲寂的光阴。茶的味道,凉暖,似乎不那么重要。而僧者饮的禅茶,亦无需礼节,只是随性而饮,品出的只有一种般若味。

时光流转,云水千年。茶成了中的习惯,成了修行者不可缺少的知音。只是多少人,可以将汹涌不安的岁月,喝到水静无波。多少人可以将浑浊纷纭的世象,喝到纯净清朗。也许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无意的日子,饮下一壶人生的禅茶,回归本真,找到最初的自己。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

文/薛中蝶

人生是一场离别的盛宴,有苦就有甜。

——题记

我经常会想一些人,一些与我相遇,最后相别的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如我想他们一样想着我。

某一天,我会突然翻起旧字典,里面的夹层会突然跳出一张泛黄的信封癫痫病真的能治好吗或是卡片,尽管里面的内容已经无关紧要了,可仍是让我浮想连连。我喜欢在某个夏日的午后,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进书房,想在这里求一片静凉。所谓的书房不过是一间装满书的屋子,并没有书桌和笔墨。我会将杂乱无序的书籍一一分列出来,然后再分别装进不同的箱子里。尽管有的已经分好了,可我还是喜欢把它们一本本地拿出来,一一翻看,再装进去。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每个箱子里都装有特别的东西,亦或是某一本书里会夹着某个故人的照片或是留言。

那本冯梦龙的三言两拍里就夹着一双薄薄的白手套,薄如蝉翼。我会想起一个人,那年我乍到异地,恰逢严冬,在人人所谓的虚情假意的网络上认识了他,白雪飘溢的公园里,两个人静静地散步,或是有雪的缘故,增添了情境,也可能是相逢即是有缘的心境,他送了我一双白手套。我戴着它过了寒冬,到了暖春,等我回到了家,便将它放在了闲人免进的书房里。那个装有名著的箱子里,端放着一盘皮带,不同的布料组装成二十八节,节节相衔,起头是一个简单的铜质扣环。我第一次离家外出,在众多的工友中有那么个人,平时话不多,也没有太多交际,可真到分别时,他总想给彼此留点念想,于是我便有了他的皮带,让我一直珍藏至今。那年我应了父母的期望,随着一个家里说媒的对象去了北方。

虽然跟他缘分有限,未成正果,却也在北方结识了新朋友。在那本天工开物的扉页,夹着半张彩票,那是他让我买的,还说人活着就该有些奢望,不然就太无味了。每每翻出这些,我总是感慨良多,不知道是缘分的阴差阳错?还是人生注定就只有过客?亦或是不经意的一个抉择,就弄丢了他们,除了名字和往事再也没有其他了。在我厚重的电话本里,太多的都只是一个名字和一串永远也打不通的号码,可任是如此我还是舍不得删,总觉得人生虽然如流水,可总也能留下些什么,更不想让他们只是存在于我的回忆里。

好多人都说,若是知道终将会离别,那便宁愿不遇见。虽是这样说,可谁真的会从心底里躲避着遇见。不知道是人生一世聚散离别的定律?还是缘分的捉弄?我电话本里打不通的号码越来越多,去书房翻看的日子也越来越频繁。有时候看着一件东西,想着一个人,想得久了就出了神,想得深了就觉得这个世俗好残酷,丢了的那个人怎么再也找不回来了,而后伤心落泪一番。我想着某个人以至伤心,不知是对他有超乎的情还是有所亏欠,总之是特别地想念。不知道是不是别的人也这样?虽然经历了很多过客,却并没有把他们当作过客,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回忆里会潜藏着烦恼的根源吧?

或许是天长日久,一岁一心境的缘故吧,刚开始去翻看书箱的时候,会有惊喜之意和恍然大悟的心,后来年岁深了,或是懂得沧桑了,再去翻看时,惊喜之意没有了,恍然大悟的心也没有了,多的是沉沁在甜蜜回忆里的呆怔,想起就会笑的甜蜜,觉得檫肩而过后还能有这些东西相伴,真好。而后过了数年,我走过了世俗百态,丢失了洒脱和豪迈,再去书房翻南京哪家癫痫医院正规看时,回忆还是有的,只不过却没有了甜蜜,更多的是怅惘过去,叹息物是人非,多出来一份失落萧索。等我身倦了,心也倦了,尘世也倦到没有留恋了,再去翻看时,或许是人久了,情也久了,惆怅失落,物是人非什么的都习惯了,只是没有想到此时竟然多出来许多,对回忆往事的伤感,对故人旧情的伤感。不怕沧桑浮变,只怕沧桑过后的一颗斑驳心。

有时候我会恼恨离别,因为它让我的欢乐成了绝望。有时候我会特别强烈地期盼相遇,因为只有相遇才能延续一同在操场上歌唱的愿望。有时候我会到一个地方静静地浮想,以前一同来过这儿的人呀,你到哪里去了?有时候我会跟新朋讲故事,故事里总是有些旧友,讲着讲着就哽咽了。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还活在青春里,离知天命还远着呢,可面对越来越多的离别故情,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审视人生。或许我们年少轻狂,送走每一个过客之后都洒脱地笑笑,迎接着下一位。或许我们永不服输,只是高傲地仰头向前行,不知道蔑视了多少人。可我们的记忆并不是跟鱼一样,只有七秒,且不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之说是否属实,只是我们的记忆远不止这点,我们会记得每一个过客,会记得每个被我们蔑视过的人,有的庆幸离别了,有的惋惜没有再遇见,一切情感都蔓延过来。此时的自己突然发现,人生就是这些,在每次离别后希冀着下一次的相聚,在每次的相聚后,惧怕着随之而来的离别,它就像个轮,一圈一圈地转,转呀转呀不停歇。

人们常说人生是一条布满荆棘的坎坷之路,所生为人便是注定要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其实倒不是惧怕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类的,只是怕这一条坎坷之路上的许多岔口,让你我丢失了相濡以沫的知己,走散了曾经许诺天涯海角山水与共的那个人。常看到人们言说的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果不能相濡以沫,能做到两两相忘自是最好,可人的记忆不是想忘就忘的,若能相忘,便不会惧怕离别,可我们真的能忘了那些给过我们承诺,或是给了我们欢悦时光的人吗?不能,所以我们便只有决绝地面对那些岔口。

我喜欢安稳地一觉到天明,不喜欢做梦,因为我怕在梦里会遇到久别的人,让我醒了就再不能入睡。我希望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懂得珍惜,因为只有这样,彼此才不会辜负韶光。我想要一个愿望,让我可以遇到想要遇到的人。即便不能满足我的愿望,也请延长我的相遇,推迟我的离别吧。

人生啊,你太匆匆,那些离别纷扰,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们答不答应。

人生好梦

文/今生有约

小时候,可真爱做梦。

看到河口里的帆船,便梦想长大要做一名水手;望见星空中飘然而逝的飞机,便梦想去当一名空军驾驶员。

记得那时我还在读小学,用一把漂亮的多功能不锈钢刀,换取了邻村小童一本旧书,那是一册小说,苏联的,有后皮无前页,那本书对我印如何减少癫痫病带来的影响痕最深的是一位女拖拉机手,轰轰隆隆,昼夜耕作在无垠的黑土地上,英姿勃发,我钦羡极了。那本书的最后结尾的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还曾作过我一篇短文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新的一天,在这伟大的日子里又开始了。”

及至后来,公社拖拉机站的轧链拖拉机,春冬两闲开到我们村子来耕地,深更半夜里,那拖拉机拖着庞大的三齿犁铧,在南北大洼里彻夜轰鸣,往来复去,灯光如炬,嘎嘎啦啦震天响的机器声,在很远的家中土炕上的我清晰可闻。白天里,我们小孩子就追逐着大喊:“拖拉机,来开荒,锅饼馍馍,鸡蛋汤……”黑夜间,我躺在床上,就禁不住去想那本旧书上的女拖拉机手,伴随着远方传来的耕作之声,想象着那无际沉睡的土地被一遍一遍翻动起来的泥土芳香,然后又被耘整得平平整整细细,此刻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拖拉机的影子,梦境中自己真的就变成了那位拖拉机驾驶员了:目光炯炯凝视前方,脚踏离合器,左手掌握前进方向拉杆,右手交替推拉换档……不觉中因喜极过度而大声欢叫,却时常误被母亲摇醒……

长大了点,我仍然爱做梦,只是梦境的形式、内容有所区别罢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做过“美女”梦。在乡下看电影,黑咕隆咚的,是那种乡野里的“露天电影”,两棵树叉之间扯了块大白布,远墙拐角处嗡嗡着一台发电机,放映员喝够了酒,枣红着个脸挂上片子,一束亮光晃晃地照过白布之后,喂、喂、喂三声,告诫大家注意各家安全、通报片子名称后,电影就开演了——给我们带来多少美好感动!

有一次看的是《龙江颂》,里面有个女人叫江水英,那个好呀,立时被己相中,虽害臊不能对外言说,私下里一个人却那样的想她,竟使我心猿意马了那么多年。还有一次是看《沙家浜》,阿庆嫂既机智又漂亮,又是个寡妇,我那个羡慕呀!恰好我家村后有一堂嫂,方头白脸,个子、模样、穿戴、走路与阿庆嫂一般无二,于是对阿庆嫂的爱恋便有了实质对象,我常常躲在暗处窥视堂嫂的一举一动,有时候实在隐忍不住了,堂嫂在前面走,我便在后边尾随,她走我行,她驻我停,就那样一整天一整天的干耗下去,弄得堂嫂哈哈大笑,夸口说将来一定找一个如她一模一样的女人给我做媳妇,我方罢休。

后来上了大学,又参加了工作,我爱做梦的习惯却一直未休。我做过当官梦,发财梦,也曾“一梦为红颜”。自然了,美梦亦真亦幻。人到中年以后,我竟忽地爱上文学,彻夜与文字共舞,亦读亦写,乐不知疲,做起了文学“荒唐”之梦。其实,向往并崇尚那方方正正的中国字,热爱着那些文字里面的形形色色悲喜故事,是我自幼扎下的根基,只不过人到中年之后才付诸笔端实践罢了。事实上,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美梦的,尽管“梦境”不同。有梦的人生光彩,有梦的人生有趣而富有,有梦的人生多情也可爱。有梦的人生有百好而无一害?!

衷心祝愿天下每一个人都有诸多玫瑰梦幻,祝福有梦人好梦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