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第十二章【恋爱中的皮卡丘】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2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第34节:有触电一般的感觉

"皮卡丘,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虽然他在微笑,可是邱佳却分明看到他表情里蕴藏的忧郁,她很同情地对他说,你别着急哦,熏姐姐是我的好朋友,我会说服她来帮助你的!

何夕听了,满怀希望地抓住邱佳的手:"是吗?"

邱佳感到脸微微地发烧,不知为什么,她感到手上有触电一般的感觉。

何夕松开了她的手之后,竟然一跃而起,趁邱佳不备就跳入了水库。邱佳吓得捂住眼睛,一时间一大脑中片空白,等她刚想起来喊人的时候,却听见小表弟在那儿喊:

"哥哥,你游得好棒啊!"

何夕坐了2天1夜的火车,又坐了大半天汽车,才找到了南方的这个小镇子,他在一家小小的私人旅馆安顿下来后,就去找柄先生的诊所。

熏姑娘的事情,他是听大学的一位师姐说的,师姐又是听女友姐姐的一个女友说的,师姐说,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从小镇考入大城市里医科大学的熏,死心塌地爱上了一个男人,到了熏快要毕业那年,那个男人却又移情别恋,熏因此得了精神分裂。

熏的父母早已离世,她自小就与爷爷一起生活,她的爷爷柄先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老中医。当爷爷赶到学校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恬静灵秀的孙女了,她变得像木头一般痴呆,见了谁都已不记得。

爷爷把孙女领回了家,自己调理了一种中药,把孙女的病彻底治好了。但是,熏却没有再回到大城市和她的大学里。

她跟着爷爷学中医,安静地在小镇上生活着。

师姐说,女友的姐姐的女友说,熏那种精神病例,在大医院都难以治好,柄先生真有办法,看来,中医还是比西医高明呢。

这可是何夕费尽心力才打听到的有价值的信息啊。

自从智恩生了病,再也认不出任何人之后,何夕的心全部都空掉了,就像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山洞一样。

智恩病了整三年,他的心也变成了三年的空洞。

自从小学3年级那年和智恩成了同桌,这个有点骄蛮任性又漂亮的女孩子,就深深地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那时候年龄小,只是喜欢和智恩在一起,喜欢看见她的笑容。有一次和妈妈一起上街,正好碰到也和妈妈在一起的智恩,她在看见他的一刹那间,眼睛里满是欢喜,脆生生地喊他一声:"何夕――"

这个场景成了他记忆里深深的烙印,那天的智恩,穿一条海军式学生套裙,脚上是白袜和漆黑的皮鞋,漂亮得像漫画里的人物。

连妈妈都说,这个女孩子真可爱。

何夕深深地为智恩感到骄傲,他对妈妈说,这是我的同桌哎!

后来,上了中学,虽然两人不再是同桌,却一直同班,何夕依然习惯了和智恩在一起上学和放学。但是,上了高中以后,智恩却开始有意无意地渐渐远离他。

何夕微笑着理解和接受了智恩的做法,他知道班里已经有了不少关于他和智恩的"绯闻"。固然,对于这样的"绯闻"他内心里其实并不是很反感,相反倒还有一丝喜悦,但是他告诉自己,在我们这个年龄,还是对这个问题有所回避比较明智。

他耐心地等待着幸福在未来降临,也因此而经常憧憬着……

可是有一天晚上,智恩突然给他打来电话,她告诉他,她喜欢上了一个人,请他一定帮忙撮合。

他的心一直凉到了脚底,智恩喜欢的男生,居然是他的死党 逆水。

<西藏癫痫病治疗贵吗p> 看到智恩和逆水在一起,不知为什么,何夕的心里居然没有愤怒和嫉妒的感情,大概是因为智恩的幸福笑容吧。

何夕也终于知道了,惟有智恩是幸福的,他才是安心的。

只是,他有意无意地开始疏远逆水,也许,是很怕逆水在他耳边絮叨和智恩在一起的事情吧,这些事情,他总归是听了不会感到舒心的。

高二的时候,逆水和智恩之间出现了问题,何夕听说逆水要和智恩分手,这是智恩在电话里告诉何夕的,智恩哭着对何夕说,何夕,逆水喜欢上别的女孩子,我该怎么办?

何夕放下电话就跑出门去找逆水。

逆水对何夕说,这种恋爱太伤神了,我现在一心只想安下心来学习 ;高二了,离高考也不远了,我爸我妈这辈子也不容易,我不要让他们失望。

何夕暗暗握紧了拳头,沉着声音问逆水:"不对吧?听说你是喜新厌旧啊。"

"谁说的?"逆水抬起头来,抬高了嗓音,"是智恩说的吗?"

"是谁说的并不重要。"何夕仍然沉着声音。

"何夕,我们毕竟做过多年死党 ,我知道你是个忠厚的人,而且你是出于对智恩的关心,不然我也犯不着和你解释什么。当初你撮合我们俩的时候,我之所以答应你,一是出于我对你的哥们义气,二是出于一种虚荣心,毕竟和班里最骄傲最漂亮的女生谈恋爱,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可是,和智恩交往之后,我发现她的性格太要强了,占有欲也太重,我都不能和别的女生说话和交往了,换了你,肯定也受不了吧!"

何夕冷笑一声:"这么说,是对智恩感到厌倦了?"

"没错。"逆水点了点头,可是还没等他点到第三下,他的下巴就遭到了来自何夕的一记重拳。

被打得躺在地上的逆水,用手摸着疼痛的下巴,冲着转身离去的何夕大声叫道:

"何夕,你是只猪!"

何夕看到智恩的沉默和消瘦,痛心不已。不久后,智恩请了假,听说是去亲戚家疗养身体,看不到智恩的日子,对何夕来说,是一种折磨。

听说智恩回来了,但何夕却没等到智恩,等来的是智恩妈妈来学校为女儿办休学。

第35节:她因为失恋而生病

何夕赶去智恩家,智恩妈妈淡淡地说,谢谢你来看望智恩,可是她不在家。何夕用脚抵住门,"智恩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可她……病了。"智恩妈妈含糊其辞。

在何夕的坚持下,他终于见到了智恩。她坐在房间的小床 上,呆呆地看着地面,一言不发。何夕走过去,惊喜地喊她的名字:

"智恩,智恩啊,我是何夕啊!"

她仍然是一动也不动,像是一根木头,何夕惊呆了。

智恩的妈妈泪如雨下。

何夕考上大学,去疗养院和智恩告别,他说,智恩,我一定要给你找到好医生,治好你的病!

智恩靠着墙默默地坐着,她突然问何夕:"你是谁?"

何夕泪流了满面。

第二天,邱佳带着何夕再次来到熏姑娘的诊所。

今天诊所里没人哦,好安静。

邱佳高兴地叫道,熏姐姐,我又来了哦!熏姑娘笑着迎出来,她看到跟着邱佳的身后,跟随着昨天的那个男生。

"熏姐姐,你就帮帮何夕吧,他心里真的好难过哦!"

邱佳一来就开口向熏姑娘求情。

熏姑娘瞅了何夕一眼,坐了下成都哪里看癫痫最好来,邱佳一见,连忙把何夕推到桌前坐下,催促道:"快去啊!"

何夕老实地坐在昨天的位置上。

熏姑娘依然看着病历,轻声地说:"简单说一下发病经过吧。"

何夕非常简单地说:"三年前,她因为失恋而生病,一直到现在。"

邱佳感到很遗憾,她很想知道何夕和女朋友之间的事情,可是,昨天她就看出来了,他根本不想和别人多说。

熏姑娘在病历上做着记录,一边说,这药的配制,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

"你愿意给我们药了?太好了!"何夕激动不已。

邱佳看到何夕脸上的忧郁神情缓解了很多,不禁为他感到高兴,她心直口快地说,何夕,等你女朋友病好了,你可不要再让她失恋了啊!

何夕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以后的日子,何夕每天都定时来到诊所,他把诊所的每个角落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就像他身上穿的白衬衣一样。邱佳更是喜欢朝诊所里跑了,她最喜欢看何夕干活的样子了,她也会帮忙插个手,不过笨手笨脚的她总是越帮越添乱子。

就连熏姐姐都很快就改变了对何夕的态度,她笑着说,何夕,你这么爱干净,男孩子中像你这样的可真不多。

何夕说,熏姐姐,现在男孩子都很爱干净的。

邱佳连忙说,才不是呢,我同桌叫黄瓜,他好脏啊,桌子下面全都是废纸团 。哦,还有,夏天他身上好臭哦……

何夕和熏姑娘都看着邱佳呵呵地笑起来,邱佳才不好意思地住了嘴。

熏姑娘在接待病人的间隙,会与何夕聊天。

邱佳听见熏姑娘问何夕,你爱她吗?何夕点头说,是的。熏姑娘又说,那为什么还让她失恋呀?是吵架了吗?

何夕低着头,过了片刻,才说,熏姐姐,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

"啊?"熏姑娘和邱佳都愣了。

"啊,不过她是我从小一直长到大的好朋友了,所以我要帮她的呀。"何夕看着熏姐姐,微微地笑着说。

"哦,这样的呀。可是,我相信你是爱她的吧?"熏姐姐像是换了心情,语气也变得轻快一些了。

何夕抓了抓头皮,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何夕,我就觉得呀,你决不会是那种会让女朋友伤心的男生。但是,她爱你吗?"熏姐姐问他。

"她……"何夕语塞了,他的眼前,浮现出智恩那淡漠的神情,智恩目无表情地问他:"你是谁?"

"何夕,"熏姐姐温 和地说,"如果她认出了你,你会有把握能让她爱上你吗?"

"我想我没有这个把握,熏姐姐。"何夕老实地回答。

邱佳目不转睛地盯着何夕,不知为什么,她感到心里有点痛痛的。

"但如果她恢复了记忆,那个让她受伤的男孩,还会回到她的身边吗?"熏姐姐继续问道。

邱佳看到,何夕无力地垂下了头,声音低低地说:"恐怕不能,熏姐姐。"

"既然是这样,何夕,"熏姐姐说,"为什么要让她恢复记忆呢?恢复她的记忆,只会徒增她的痛苦和辛苦,又何必?"

熏姐姐脸上的表情是痛苦的。

邱佳屏住呼吸,担心地看着他俩。

"我只愿我自己没有吃爷爷配制的药。"熏姐姐仰起头来,似乎是要阻止眼睛里的东西流出来,她低低地说。

何夕很有礼貌地说,熏姐姐,我会好好想一想。

鸡西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能根冶吗

妈妈发现了邱佳的闷闷不乐。

"秋秋,你怎么了,想回家了吗?"妈妈感到奇怪,女儿前几天一直都情绪很高,一吃过早点就跑出门去玩,不到吃午饭时间不会回来。

"妈妈,我们早点回家吧。"邱佳对妈妈说。

妈妈说,对了,我请的休假也快到期了,干脆后天就坐火车回去吧。

第二天,邱佳又去了熏姐姐的诊所,她见了熏姐姐劈头就说:"熏姐姐,我就要和妈妈回家去了,熏姐姐啊,你要快乐的喔,答应皮卡丘,一定要啊!"

"皮卡丘,熏姐姐会很想你的。"熏姐姐把邱佳搂进怀里,抚摩着邱佳的头发,很有感情地说。

"答应我啊,熏姐姐!"

邱佳在熏姐姐的怀里不依不饶地坚持着。

"好,答应皮卡丘,以后熏姑娘一定要快乐!"

熏姐姐像是发誓一般,举起了右手。

片刻,她那举起的右手却被邱佳轻轻地掰开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被塞进了熏姑娘的手心里,她展开,惊讶地看到,是一块印有月亮图案的橡皮擦。

第36节:忧伤的旋木

"这是什么啊皮卡丘?"熏姑娘问道。

邱佳却问熏姑娘,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 ,叫《我记忆里的橡皮擦》?熏姑娘困惑地摇了摇头,邱佳说,是韩国的,很好看哦。

邱佳叮嘱着熏姑娘说,这块橡皮擦可以为你擦掉记忆中所有不快乐的事情、,姐姐你要好好地保存喔!

熏姑娘听明白了,她的眼睛微微地湿润着。

邱佳留下来和熏姑娘吃了一顿很简单的中饭,熏姑娘说,何夕今天也走了。邱佳嘴里发出"哦"的一声,手里一根筷子"啪嗒"掉在了地上。

熏姑娘看了邱佳一眼,递过来一根干净的筷子。

"何夕昨天傍晚来过了,他说突然决定要走了,他是来和我告别的,还让我转告你一声,恩,这里有他留的地址和电话,我给你找来吧。"

熏姑娘起身要去找,可是却被邱佳拉住了。

"不用了熏姐姐,如果我要联系他,再给你打电话好了。"

"恩,那也行。"接着,熏姑娘又说,"何夕说,他回去后,会永远守侯着那个女孩子,虽然她已经认不出他了。"

邱佳听了,只是默默地吃着饭。

熏姑娘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何夕真是个好男孩。

邱佳走的时候,熏姐姐给了她一个彩色糖果盒,神秘地说,上了火车再打开喔!

邱佳一直很听话地没有打开那个盒子,一直到她和妈妈上了回家的火车。

她睡在中铺上,把糖果盒子从行李架的包里取了出来,轻轻地打开,就着车厢里的灯光,她看到,盒子里只有几块巧克力糖,还有一个彩色的瓶子,以及一张粉红色小卡片。

邱佳首先把卡片拿出来打开,只见上面有熏姐姐清秀的笔迹――

亲爱的皮卡丘妹妹,这个大大的盒子,愿它盛满你的快乐;这个紧紧的瓶子,希望它牢牢地守住你的纯真。永远会想你的熏姐姐。:姐姐也送了一块橡皮擦给你哦,如果这次来小镇,会留给你一些小小的痛苦回忆,请用这块橡皮擦,把它们轻轻地擦去吧。

邱佳把手伸进糖果盒内,拨开那些巧克力,看到了一块亮黄色的透明橡皮,静静地躺在盒子底部。

这时,她的脑海中闪过何夕的笑容,这几天,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他的面容。

"熏姐姐你好厉害广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哦,什么都知道。"邱佳捏着那块凉凉的橡皮,由衷地说。

故事NO。9

皮卡丘情感对手:无

皮卡丘情感温 度:不确定

故事线索:这是皮卡丘作为一个"旁观着"而介入的故事。皮卡丘的哥哥赵家明,卷入了一场两代人之间的师生恋……皮卡丘亲眼目睹了哥哥的忧伤故事,她为亲爱的哥哥感到痛心、难过和无奈。

忧伤的旋木

邱佳在火车上给哥哥发短信,告诉他三小时后到达青岛。

哥哥没及时回复,邱佳也不急,悠闲地看看窗外的田野,再瞅瞅车厢里各种形状的人。

过道那一边坐着的是个瘦小的黄发小子,邱佳只是无意中看了他一眼,他竟然开始频频朝邱佳放电,害得邱佳低头心里懊悔得像是吞了苍蝇。邱佳去接开水的功夫,从他背后看到他穿着一身颜色可疑、质地一看就非常廉价的牛仔装、还自我感觉是个品位一流大帅哥的样子,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下座位,然后把一整杯的开水都洒到他那恶心的黄发上面……

这时,衣兜里响起老鼠爱大米的短信铃声,手忙脚乱中,邱佳竟然真的把开水洒到了那双黑乎乎脏兮兮的球鞋面上,邱佳看到那上面立即深了一块颜色下去。

他猛地缩回了脚,想必是被烫着了。

"啊对……对不起啊……"邱佳有点慌了。

心里却在想,怎么就这么倒霉咧?

那黄毛把头一抬,竟然做了个耸肩膀的动作,并且在邱佳尚未来得及呕吐的时机,对邱佳露出由衷的笑容:

"没关系,OK!"

邱佳愣了一下,那稍显稚气的脸上,绽放出的笑容,竟然显得非常纯净。

当邱佳坐在座椅上看短信的时候,头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他不是邱佳原来所想的那么糟糕吧。

"知道,会接你。"

短信是哥哥发来的。

这时候,应该是他下课的时候吧。

哥哥去年刚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他找工作花了足足有大半年时间,记得当初姨妈(就是哥哥的妈妈)和邱佳妈妈都力主哥哥在上海找工作,但邱佳知道哥哥一点也不喜欢上海。

记得哥哥刚上大学那年,邱佳去上海玩。哥哥带着邱佳和他同寝室的几个上海同学一起出去消夜,消夜吃完之后,那几个上海男生居然在黄浦江 边的露天吧台上,万分认真地算起了平均数,其神情和认真做算术题的小学生没两样。算完之后,他们又一脸认真地对邱佳哥说,家明,你出双份,因为今天你是两个人。

要不是邱佳一时被惊呆掉了,邱佳相信自己会当场爆粗的。

哥哥懒懒地说,你们别给邱佳钱了,今天算我请客吧,大家都算是陪我表妹玩的。

那怎么可以?我们一贯都是AA制的。那几个上海男生一脸认真地把自己那份钱悉数交 给哥哥。

哥哥朝邱佳努怒嘴巴,意思是,秋秋你收下吧。

邱佳听话地替哥哥收了钱,心里那一点被上海之夜所感染的浪漫情怀,一下子却被这些人的客气和冷静冲淡了。

作为上海人的后裔(妈妈和姨妈都是从上海知青),哥哥走到哪里也决不肯说上海话,他装作不会说,哥哥说他最讨厌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小撮上海人操着吴侬软语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当旁人侧目的时候还自以为很得意。

邱佳却不介意和亲戚们说上海话,吴侬软语,不要太好听哦!所以,邱佳觉得哥哥这个人,有点偏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