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第五幕奥瑟罗

时间:2019-09-11来源:沸腾文学小说网 -[收藏本文]

第一场塞浦路斯。街道

伊阿古及罗德利哥上。

伊阿古

来,站在这堵披屋后面;他就会来的。把你的宝剑拔出鞘来,看准要害刺过去。快,快;不要怕;我就在你旁边。成功失败,在此一举,你得下定决心。

罗德利哥

不要走开,也许我会失手。

伊阿古

我就在这儿,你的近旁。胆子放大些,站定了。(退后。)

罗德利哥

我对于这件事情不是顶热心;可是他讲的理由十分充足。反正不过去掉一个人。出来,我的剑;他必须死!

伊阿古

我已经激动这小脓包的心,他居然动起怒来了。不管是他杀死凯西奥,还是凯西奥杀死他,或者两败俱伤,对于我都是有好处的。要是罗德利哥活在世上,他总有一天要问我讨还那许多我从他手里干没下来、说是送给苔丝狄蒙娜的金银珠宝;这可断断不能。要是凯西奥活在世上,他那种翩翩风度,叫我每天都要在他的旁边相形见绌;而且那摩尔人万一向他当面质问起来,我的谋就会暴露,那时候我的地位就非常危险了。不,他非死不可。就这样吧。我听见他来了。

凯西奥上。

罗德利哥

我认识他的走路的姿势;正是他――恶人,你给我死吧!(挺剑刺凯西奥。)

凯西奥

幸亏我穿着一身好甲,否则那一剑一定会致我的死命。让我也来试一试你的甲牢不牢吧。(拔剑刺伤罗德利哥。)

罗德利哥

啊,我死了!(伊阿古自后刺伤凯西奥腿,下。)

凯西奥

我从此终身残废了!救命啊!杀了人啦!杀了人啦!(倒地。)

奥瑟罗自远处上。

奥瑟罗

凯西奥的声音。伊阿古果然没有失信。

罗德利哥

啊,我真是个恶人!

奥瑟罗

一点不错。

凯西奥

啊,救命哪!拿火来!找一个医生!

奥瑟罗

正是他。勇敢正直的伊阿古呀,你这样奋不顾身,为你的朋友复仇雪耻,真是难得!你给我一个教训了。贱人,你心的人已经死在这儿,你的末日就在眼前;娼妇,我来了!从我的心头抹去你的媚眼的魔力;让�H邪的血溅洒你那被�H邪玷污了的枕席。(下。)

罗多维科及葛莱西安诺自远处上。

凯西奥

喂!怎么!没有巡夜的逻卒?没有过路的行人?杀了人啦!杀了人啦!

葛莱西安诺

出了什么乱子啦?这叫声很是凄惨。

凯西奥

救命啊!

罗多维科

听!

罗德利哥

啊,该死的恶人!

罗多维科

两三个人在那儿呻吟。这是一个很沉的黑夜;也许他们是故意假装出来的,我们人手孤单,冒冒失失过去,恐怕不大安全。

罗德利哥

没有人来吗?那么我要流血而死了!

罗多维科

听!

伊阿古持火炬重上。

葛莱西安诺

有一个人穿着衬衫、一手拿火、一手举着武器来了。

伊阿古

那边是谁?什么人在那儿喊杀人?

罗多维科

我们不知道。

伊阿古

你们听见一个呼声吗?

凯西奥

这儿,这儿!看在上天的面上,救救我!

伊阿古

怎么一回事?

葛莱西安诺

这个人好像是奥瑟罗麾下的旗官。

罗多维科

正是;一个很勇敢的汉子。

伊阿古

你是什么人,在这儿叫喊得这样凄惨?

凯西奥

伊阿古吗?啊,我被恶人算计,害得我不能做人啦!救救我!

伊阿古

嗳哟,副将!这是什么恶人干的事?

凯西奥

我想有一个暴徒还在这儿;他逃不了。

伊阿古

啊,可恶的贼!(向罗多维科、葛莱西安诺)你们是什么人?过来帮帮忙。

罗德利哥

啊,救救我!我在这儿。

凯西奥

他就是恶中的一人。

伊阿古

好一个杀人的凶徒!啊,恶人!(刺罗德利哥。)

罗德利哥

啊,万恶的伊阿古!没有人心的狗!

伊阿古

在暗地里杀人!这些凶恶的贼都在哪儿?这地方多么寂静!喂!杀了人啦!杀了人啦!你们是什么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罗多维科

请你自己判断我们吧。

伊阿古

罗多维科大人吗?

罗多维科

正是,老总。

伊阿古

恕我失礼了。这儿是凯西奥,被恶人们刺伤,倒在地上。

葛莱西安诺

凯西奥!

伊阿古

怎么样,兄弟?

凯西奥

我的腿断了。

伊阿古

嗳哟,罪过罪过!两位先生,请替我照着亮儿;我要用我的衫子把它包扎起来。

比恩卡上。

比恩卡

喂,什么事?谁在这儿叫喊?

伊阿古

谁在这儿叫喊!

比恩卡

嗳哟,我的亲的凯西奥!我的柔的凯西奥!啊,凯西奥!凯西奥!凯西奥!

伊阿古

哼,你这声名狼藉的娼妇!凯西奥,照你猜想起来,向你下这样毒手的大概是些什么人?

凯西奥

我不知道。

葛莱西安诺

我正要来找你,谁料你会遭逢这样的祸事,真是恼人!

伊阿古

借给我一条吊袜带。好。啊,要是有一张椅子,让他舒舒服服躺在上面,把他抬去才好!

比恩卡

嗳哟,他晕过去了!啊;凯西奥!凯西奥!凯西奥!

伊阿古

两位先生,我很疑心这个贱人也是那些凶徒们的同――忍耐点儿,好凯西奥――来,来,借我一个火。我们认不认识这一张面孔?嗳哟!是我的同国好友罗德利哥吗?不。唉,果然是他!天哪!罗德利哥!

葛莱西安诺

什么!威尼斯的罗德利哥吗?

伊阿古

正是他,先生。你认识他吗?

葛莱西安诺

认识他!我怎么不认识他?

伊阿古

葛莱西安诺先生吗?请您原谅,这些流血的惨剧,使我礼貌什么是小儿癫痫综合症不周,失敬得很。

葛莱西安诺

哪儿的话;我很高兴看见您。

伊阿古

你怎么啦,凯西奥?啊,来一张椅子!来一张椅子!

葛莱西安诺

罗德利哥!

伊阿古

他,他,正是他。(众人携椅上)啊!很好;椅子。几个人把他小心抬走;我就去找军医官来。(向比恩卡)你,,你也不用装腔作势啦――凯西奥,死在这儿的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你们两人有什么仇恨?

凯西奥

一点没有;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伊阿古

(向比恩卡)什么!你脸色变白了吗?――啊!把他抬进屋子里去。(众人舁凯西奥、罗德利哥二人下)等一等,两位先生。,你脸色变白了吗?你们看见她眼睛里这一股惊慌的神气吗?哼,要是你这样睁大了眼睛,我们还要等着听一些新鲜的话哩。留心瞧着她;你们瞧;你们看见了吗,两位先生?哼,犯了罪的人,即使舌头僵住了,也会不打自招的。

米利娅上。

米利娅

唉!出了什么事啦?出了什么事啦,丈夫?

伊阿古

凯西奥在这儿黑暗之中,被罗德利哥和几个在逃的同袭击;他几乎送了命,罗德利哥已经死了。

米利娅

嗳哟,好一位绅士!嗳哟,好凯西奥!

伊阿古

这是他嫖的结果。米利娅,你去问问凯西奥,他今天晚上在什么地方吃饭的――什么!你听了这句话就发抖吗?

比恩卡

他在我家里吃饭;可我并不是因为这个而发抖。

伊阿古

噢,他在你家里吃饭?你跟我走!

米利娅

呸,呸,你这不要脸的娼妇!

比恩卡

我不是娼妇;我跟你一样清白。

米利娅

跟我一样清白!呸!不要脸!

伊阿古

两位好先生,让我们去帮助帮助可怜的凯西奥,替他把伤口扎好。来,,你必须对我们讲老实话。米利娅,你快奔到城堡里去,告诉将军和夫人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先请吧。(旁白)今夜是我的命运所寄,倘不能青云直上,就要一败涂地。(同下。)

第二场城堡中的卧室

苔丝狄蒙娜睡上,一灯照耀室内;奥瑟罗上。

奥瑟罗

只是为了这一个原因,只是为了这一个原因,我的灵魂!纯洁的星星啊,不要让我向你们说出它的名字!只是为了这一个原因……可是我不愿溅她的血,也不愿毁伤她那比白雪更皎洁、比石膏更腻滑的肌肤。可是她不能不死,否则她将要陷害更多的男子。让我熄灭了这一盏灯,然后我就熄灭你的生命的火焰。融融的灯光啊,我把你吹熄以后,要是我心生后悔,仍旧可以把你重新点亮;可是你,造化最美的形象啊,你的火焰一旦熄灭,我不知道什么地方有那天上的神火,能够燃起你的原来的光彩!我摘下了蔷薇,就不能再给它已失的生机,只好让它枯萎雕谢;当它还在枝头的时候,我要嗅一嗅它的芳香。(吻苔丝狄蒙娜)啊,甘美的气息!你几乎诱动公道的心,使她折断她的利剑了!再一个吻,再一个吻。愿你到死都是这样;我要杀死你,然后再你。再一个吻,这是最后的一吻了;这样销魂,却又是这样无比的惨痛!我必须哭泣,然而这些是无情的眼泪。这一阵阵悲伤是神圣的,因为它要惩罚的正是它最疼的。她醒来了。

苔丝狄蒙娜

谁?奥瑟罗吗?

奥瑟罗

嗯,苔丝狄蒙娜。

苔丝狄蒙娜

您要睡了吗,我的主?

奥瑟罗

你今晚有没有祈祷过,苔丝狄蒙娜?

苔丝狄蒙娜

祈祷过了,我的主。

奥瑟罗

要是你想到在你的一生之中,还有什么罪恶不曾为上帝所宽宥,赶快恳求他的恩赦吧。

苔丝狄蒙娜

嗳哟!我的主,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奥瑟罗

嘿,祈祷吧,干脆点儿;我就在一旁等着你。我不愿杀害你的没有准备的灵魂;不,上天禁止这种罪行!我不愿杀害你的灵魂。

苔丝狄蒙娜

您在说杀人的话吗?

奥瑟罗

嗯,是的。

苔丝狄蒙娜

那么愿上天垂怜于我!

奥瑟罗

阿门,但愿如此!

苔丝狄蒙娜

要是您这样说,我希望您不至于把我杀死。

奥瑟罗

哼!

苔丝狄蒙娜

可是我怕您;因为您的眼珠这样滚转的时候,您已经动了杀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罪;可是我觉得害怕。

奥瑟罗

想想你的罪恶吧。

苔丝狄蒙娜

除非我对您的是罪恶,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罪恶。

奥瑟罗

好,你必须因此而死。

苔丝狄蒙娜

为了而被杀,那样的死是违反人情的。唉!您为什么这样咬着您的下唇呢?一种饮血的欲念震撼您的全身,这便是它的征兆;可是我希望,我希望您的怒气不是对我而发。

奥瑟罗

闭嘴,不要作声!

苔丝狄蒙娜

是;可是请您告诉我究竟为了什么事?

奥瑟罗

你把我给你的那条我的心的手帕送给凯西奥。

苔丝狄蒙娜

不,凭着我的生命和灵魂起誓!您叫他来问好了。

奥瑟罗

好人儿,留心不要发伪誓;你的死已在眼前了。

苔丝狄蒙娜

不,我现在还不能死。

奥瑟罗

你必须立刻死,所以赶快坦白招认你的罪恶吧;即使你发誓否认每一件事实,也不能除去那使我痛心的坚强的确信。你必须死。

苔丝狄蒙娜

那么愿上帝垂怜于我!

奥瑟罗

阿门。

苔丝狄蒙娜

愿您也大发慈悲!我生平从不曾得罪过您,也从不曾用上天所不容的非分的情滥施在凯西奥的身上;我没有给过他什么东西。

奥瑟罗

苍天在上,我亲眼看见我的手帕在他的手里。欺罔神明的妇人!你使我的心变成坚硬;我本来想把你作为献祭的牺牲,现在却被你激起我的屠夫的恶念来了。我明明看见那手帕的。

苔丝狄蒙娜

延安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

那么是他在什么地方拾到的;我没有给他。叫他到这儿来,让他供认事实的真相。

奥瑟罗

他已经承认了。

苔丝狄蒙娜

承认什么,我的主?

奥瑟罗

承认他已经和你发生关系。

苔丝狄蒙娜

怎么?非法的关系吗?

奥瑟罗

嗯。

苔丝狄蒙娜

他不会这样说的。

奥瑟罗

是的,他的嘴已经闭住,正直的伊阿古已经把他解决了。

苔丝狄蒙娜

啊,我的恐惧叫我明白过来了!什么!他死了吗?

奥瑟罗

即使他每一根头发里都有生命,我的复仇的怒火也会把它们一起吞下。

苔丝狄蒙娜

唉!他被人陷害,我的一生也从此断送了!

奥瑟罗

不要脸的娼妇!你当着我的面为他哭泣吗?

苔丝狄蒙娜

啊,我的主,把我放逐,可是不要杀我!

奥瑟罗

倒下,娼妇!

苔丝狄蒙娜

明天杀我,让我活过今天!

奥瑟罗

不,要是你想挣扎――

苔丝狄蒙娜

给我半点钟的时间!

奥瑟罗

已经决定了,没有挽回的余地。

苔丝狄蒙娜

可是让我作一次祷告吧!

奥瑟罗

太迟了。(扼苔丝狄蒙娜咽喉。)

米利娅

(在内)将军,将军!喂!将军,将军!

奥瑟罗

这是什么声音?没有死吗?还没有完全死去吗?我虽然狠心,却还有几分慈悲;我不愿你多挨受一刻痛苦。好,好。(刺苔丝狄蒙娜。)

米利娅

(在内)喂!将军,将军!

奥瑟罗

哪一个?

米利娅

(在内)啊,将军!我要跟您说句话儿。

奥瑟罗

是的,这是米利娅――等一等――她死了。她多半要来说起凯西奥的死。外边已经听得见嘈杂的声音。嘿!一动也不动了吗?像坟墓一样沉寂。要不要让她进来?妥当不妥当?我想她又在动了,不,怎么办呢?要是她进来,她一定要跟我的妻子说话。我的妻子!我的妻子!什么妻子?我没有妻子。啊,难堪!啊,不幸的时辰!我想现在日月应该晦暗不明,受惊的地球看见这种非常的灾变,也要吓得目瞪口呆。

米利娅

(在内)啊,好将军!请您让我进来对您说句话儿。

奥瑟罗

我忘记了。啊,进来,米利娅。慢点儿,等一等。让我把帐幕拉下来。你在哪儿?(启锁开门。)

米利娅上。

奥瑟罗

什么事?

米利娅

啊,好将军!那边出了杀人命案啦!

奥瑟罗

什么!现在?

米利娅

就是刚才,将军。

奥瑟罗

那都是因为月亮走错了轨道,比平常更近地球,所以人们都发起疯来了。

米利娅

将军,凯西奥杀死了一个名叫罗德利哥的威尼斯青年。

奥瑟罗

罗德利哥被杀了!凯西奥也被杀了吗?

米利娅

不,凯西奥没有死。

奥瑟罗

凯西奥没有死!那么杀人认错了对象,痛快的复仇又有了变卦啦。

苔丝狄蒙娜

啊,死得好冤枉呀!

米利娅

嗳哟!那是什么呼声?

奥瑟罗

那!什么?

米利娅

嗳哟!那是夫人的声音。救命!救命啊!救命!啊,夫人,再说一声话儿!亲的苔丝狄蒙娜!啊,亲的夫人,说呀!

苔丝狄蒙娜

我是无罪而死的。

米利娅

啊!这是谁干的事?

苔丝狄蒙娜

谁也没有干;是我自己。再会吧;替我向我的仁慈的夫君致意。啊,再会吧!(死。)

奥瑟罗

啊!她怎么会被人杀死的?

米利娅

唉!谁知道?

奥瑟罗

你听见她说是她自己,我没有杀死她。

米利娅

她是这样说;我只好按照事实去报告。

奥瑟罗

她到地狱的火焰里去,还不愿说一句真话。杀死她的是我。

米利娅

啊,那么她尤其是一个天使,你尤其是一个黑心的魔鬼了!

奥瑟罗

她干了无耻的事,她是个�H妇。

米利娅

你冤枉她,你是个魔鬼。

奥瑟罗

她像水一样轻浮。

米利娅

你说她轻浮,你自己才像火一样粗暴。啊,她是圣洁而忠贞的!

奥瑟罗

凯西奥和她通,不信你去问你的丈夫吧。啊,要是我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并没有正当的理由,死后就要永远堕入地狱的底层!你的丈夫一切全都知道。

米利娅

我的丈夫!

奥瑟罗

你的丈夫。

米利娅

他知道她不守贞节吗?

奥瑟罗

喂,他知道她跟凯西奥有暧昧。嘿,要是她是个贞洁的妇人,即使上帝为我用一颗完整的宝石另外造一个世界,我也不愿用她去换。

米利娅

我的丈夫!

奥瑟罗

嗯,他最初告诉我这件事。他是个正人君子,他痛恨卑鄙龌龊的行为。

米利娅

我的丈夫!

奥瑟罗

妇人,为什么把这句话说了又说呢?我是说你的丈夫。

米利娅

啊,夫人!你癫痫疾病专科医院是哪家因为多情,受了人的愚弄了!我的丈夫说她不贞!

奥瑟罗

正是他,妇人;我说你的丈夫;你懂得这句话吗?我的朋友,你的丈夫,正直的、正直的伊阿古。

米利娅

要是他果然说了这样的话,愿他恶毒的灵魂每天一分一寸地糜烂!他全然说;她对于她的最卑鄙的男人是太痴心了。

奥瑟罗

嘿!

米利娅

随你把我怎么样吧。你配不上这样的好妻子,你这种行为是上天所不容的。

奥瑟罗

还不闭嘴!

米利娅

你没有半分力量可以伤害我;我的心碎了,还怕你什么!啊,笨伯!傻瓜!泥土一样蠢的家伙!你已经做了一件大大不该的事――我不怕你的剑;我要宣布你的罪恶,即使我将要因此而丧失二十条生命。救命!救命啊!救命!摩尔人杀死了夫人啦!杀了人啦!杀了人啦!

蒙太诺、葛莱西安诺、伊阿古及余人等上。

蒙太诺

什么事?怎么,将军!

米利娅

啊!你来了吗,伊阿古?你做得好事,人家都把杀人的罪名架在你头上啦!

葛莱西安诺

什么事?

米利娅

你倘是个汉子,赶快否认这恶人所说的话吧;他说你告诉他他的妻子不贞。我知道你不会说这种话,你还不会是这样一个恶人。说吧,我的心都要胀破了。

伊阿古

我不过把我自己的意思告诉他;我对他所说的话,已经由他自己证实了。

米利娅

可是你有没有对他说她是不贞的?

伊阿古

我对他说过。

米利娅

你说谎,一个可憎的、万恶不赦的谎!凭着我的灵魂起誓,一个谎,一个罪恶的谎!她跟凯西奥私通!你说她跟凯西奥私通吗?

伊阿古

跟凯西奥私通,太太。好了好了,收住你的舌头吧。

米利娅

我不愿收住我的舌头;我必须说话。夫人在这儿上给人谋杀了。

众人

啊,哪会有这样的事!

米利娅

都是你造的谣言,引起这场血案。

奥瑟罗

各位不必惊慌;这事情是真的。

葛莱西安诺

真有这样的事,那可奇了!

蒙太诺

啊,骗人的行为!

米利娅

诡计!诡计!诡计!我现在想起来了;啊,诡计!那时候我就有些怀疑;我要伤心死了!啊,诡计!诡计!

伊阿古

什么!你疯了吗?快给我回家去!

米利娅

各位先生,让我有一个说话的机会。照理我应该服从他,可是现在却不能服从他。也许,伊阿古,我永远不再回家了。

奥瑟罗

啊!啊!啊!(扑卧上。)

米利娅

哼,你躺下来哭叫吧;因为你已经杀死一个世间最柔纯洁的人。

奥瑟罗

啊,她是�H污的!我简直不认识您啦,叔父。那边躺着您的侄女,她的呼吸刚才被我这双手扼断;我知道这件行为在世人眼中看起来是惊人而惨酷的。

葛莱西安诺

可怜的苔丝狄蒙娜!幸亏你父亲已经死了;你的婚事是他的致死的原因,悲伤摧折了他的衰老的生命。要是他现在还活着,看见这种惨状,一定会干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的;他会咒天骂地,赶走了身边的守护神,毁灭了自己的灵魂。

奥瑟罗

这诚然是一件伤心的事;可是伊阿古知道她曾经跟凯西奥干过许多回无耻的勾当,凯西奥自己也承认了。她还把我的定情礼物送给凯西奥,作为他殷勤献媚的酬劳。我看见它在他的手里;那是一方手帕,我的父亲给我母亲的一件古老的纪念品。

米利娅

天啊!天上的神明啊!

伊阿古

算了,闭住你的嘴!

米利娅

事情总会暴露的,事情总会暴露的。闭住我的嘴?不,不,我要像北风一样自由地说话;让天神、世人和魔鬼全都把我嘲骂羞辱,我也要说我的话。

伊阿古

放明白一些,回家去吧。

米利娅

我不愿回家。(伊阿古拔剑欲刺米利娅。)

葛莱西安诺

呸!你向一个妇人动武吗?

米利娅

你这愚笨的摩尔人啊!你所说起的那方手帕,是我偶然拾到,把它给了我的丈夫的;虽然那只是一件小小的东西,他却几次三番恳求我替他偷出来。

伊阿古

长舌的�H妇!

米利娅

她送给凯西奥!唉!不,是我拾到了,把它给我的丈夫的。

伊阿古

贱人,你说谎!

米利娅

苍天在上,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各位先生。杀人的傻瓜啊!像你这样一个蠢才,怎么配得上这样好的一位妻子呢?

奥瑟罗

天上没有石块,可以像雷霆一样打下来吗?好一个贼!(向伊阿古扑奔;伊阿古刺米利娅逃下。)

葛莱西安诺

这妇人倒下来了;他把他的妻子杀死了。

米利娅

是,是;啊!把我放在夫人的身旁吧!

葛莱西安诺

他走了,他的妻子给他杀了。

蒙太诺

这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凶徒。你拿着我从这摩尔人手里夺下来的剑。来,在门外看守好了,别让他出去;他要是想逃走,尽管把他杀死。我要去追那恶人,那是一个不可宽恕的家伙。(蒙太诺、葛莱西安诺下。)

奥瑟罗

我的勇气也离我而去了,每一个孱弱的懦夫都可以夺下我的剑来。可是恶既然战胜了正直,哪里还会有荣誉存在呢?让一切都归于幻灭吧!

米利娅

你的歌儿是一个谶兆吗,夫人?听,你听没听见我的声音?我要像天鹅一般在歌声中死去②。(唱)

杨柳,杨柳,杨柳……

摩尔人,她是贞洁的;她你,秦皇岛儿童羊羔疯好治吗狠心的摩尔人。我说的是真话,愿我的灵魂享受天福;我的话是跟我的思想一致的。我死了,我死了。(死。)

奥瑟罗

我还有一剑在这屋子里,那是一用冰泉的水所浸炼的西班牙宝剑。啊,在这儿!叔父,我一定要出来。

葛莱西安诺

(在内)你要是敢试一试,就得付重大的代价;你没有武器,只好屈服。

奥瑟罗

那么进来瞧瞧我吧,我有话对你说;否则我虽然没有武器,也只好不顾一切跟你拚一下了。

葛莱西安诺重上。

葛莱西安诺

什么事?

奥瑟罗

瞧!我有一剑;从来没有一个战士佩带过比这更好的剑;凭着这一条小小的胳臂和这一利剑,我曾经冲破二十倍于你们这样人数的包围;可是,无聊的夸口啊!谁能主宰他自己的命运呢?现在我已经没有那样的本领了。虽然你看我拿着武器,可是不用害怕,这儿是我的旅途的终点,我的航程的最后的目标。你吓得退走了吗?这是不必要的惊恐;谁只要拿一根灯草向奥瑟罗的胸前刺去,他也会向后退缩的。奥瑟罗应该到什么地方去呢?――啊,让我再看看你的脸吧,薄命的女郎!像你的衬衣一样惨白!我们在天底对簿的时候,你这一副脸色就可以把我的灵魂赶下天堂,让魔鬼把它抓去。你的全身冰冷,我的恋人!正像你的贞洁一样凛若寒霜。啊,该死的、该死的才!魔鬼啊,把我从这天仙一样美人的面前鞭逐出去吧!让狂风把我吹卷、硫磺把我熏烤、沸汤的深渊把我沉浸吧!啊,苔丝狄蒙娜!苔丝狄蒙娜!死了!啊!啊!啊!

罗多维科、蒙太诺,二侍从以卧椅抬凯西奥及吏役等押伊阿古同上。

罗多维科

这卤莽而不幸的人在哪儿?

奥瑟罗

那就是从前的奥瑟罗;我在这儿。

罗多维科

那条毒蛇呢?把这恶人带上来。

奥瑟罗

据说魔鬼的脚是分趾的,让我看看他的脚是不是这样。要是你真的是一个魔鬼,我也不能杀死你。(刺伤伊阿古。)

罗多维科

把他手里的剑夺下来。

伊阿古

我不过流了点儿血,还没有给他杀死。

奥瑟罗

那也好,我要你留着活命;因为在我看来,死倒是一桩幸福。

罗多维科

啊,奥瑟罗!你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汉子,却会中一个万恶的人的诡计,我们该说你什么呢?

奥瑟罗

随便你们怎么说吧;要是你们愿意,不妨说我是一个正直的凶手,因为我所干的事,都是出于荣誉的观念,不是出于猜嫌的私恨。

罗多维科

这恶人已经承认了一部分他的谋;杀死凯西奥是你跟他同谋的吗?

奥瑟罗

是的。

凯西奥

主帅,我从来不曾得罪过您。

奥瑟罗

我相信你的话;愿你原谅我吧。你们问一问那个顶着人头的恶魔,为什么他要这样陷害我的灵魂和肉体?

伊阿古

什么也不要问我;你们所知道的,你们已经知道了;从这一刻起,我不再说一句话。

罗多维科

什么!你也不要祈祷吗?

葛莱西安诺

酷刑可以你开口。

奥瑟罗

嘿,你这是最好的办法。

罗多维科

将军,一切经过,你将会明白的,我相信你现在还一点也不知道。这是从已死的罗德利哥衣袋里搜到的一封信;这儿还有一封;其中一封信里说到杀死凯西奥的事情由罗德利哥动手执行。

奥瑟罗

啊,贼!

凯西奥

野蛮残忍的谋!

罗多维科

这儿还有从他的衣袋里找到的一封充满怨言的信,看来好像是罗德利哥预备寄给这个万恶的人的;可是信还没有寄出,伊阿古就给了他回答了。

奥瑟罗

啊,恶毒的贼!凯西奥,我的妻子的手帕怎么会到你手里的?

凯西奥

我在我的房间里找到它;他刚才已经亲口承认是他有意把它丢在那里的,借此可以达到他自己的图谋。

奥瑟罗

啊,傻瓜!傻瓜!傻瓜!

凯西奥

在罗德利哥的信里,他又埋怨伊阿古不该撺掇他在我值夜的时候向我寻事;我就是为了那一回事情而去职的。就在刚才,他从长时间的昏迷中醒了过来,还说起他一切都受伊阿古的指使,结果却是伊阿古伤了他的生命。

罗多维科

你必须离开这所屋子,跟我们去;你的军队和兵权必须全部卸,让凯西奥主持塞浦路斯的军政重务。对于这一个家伙,我们将要用一切巧妙的酷刑加在他的身上,使他遍受种种的痛苦,而不至于立刻死去。我们还要把你严密监禁,等候威尼斯政府判决你的罪状。来,把他带下去。

奥瑟罗

且慢,在你们未走以前,再听我说一两句话。我对于国家曾经立过相当的功劳,这是执政诸公所知道的;那些话现在也不用说了。当你们把这种不幸的事实报告他们的时候,请你们在公文上老老实实照我本来的样子叙述,不要徇情回护,也不要恶意构陷;你们应当说我是一个在恋上不智而过于深情的人;一个不容易发生嫉妒的人,可是一旦被人煽动以后,就会糊涂到极点;一个像印度人一样糊涂的人,会把一颗比他整个部落所有的财产更贵重的珍珠随手抛弃;一个不惯于流妇人之泪的人,可是当他被感情征服的时候,也会像涌流着胶液的阿拉伯胶树一般两眼泛滥。请你们把这些话记下,再补充一句说:在阿勒坡地方,曾经有一个裹着头巾的敌意的土耳其人殴打一个威尼斯人,诽谤我们的国家,那时候我就一把抓住这受割礼的狗子的咽喉,就这样把他杀了。(以剑自刎。)

罗多维科

啊,惨酷的结局!

葛莱西安诺

一切说过的话,现在又要颠倒过来了。

奥瑟罗

我在杀死你以前,曾经用一吻和你诀别;现在我自己的生命也在一吻里终结。(倒扑在苔丝狄蒙娜身上,死。)

凯西奥

我早就担心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可是我还以为他没有武器;他的心地是光明正大的。

罗多维科

(向伊阿古)你这比痛苦、饥饿和大海更凶暴的猛犬啊!瞧瞧这上一双浴血的身吧;这是你干的好事。这样伤心惨目的景象,赶快把它遮盖起来吧。葛莱西安诺,请您接收这一座屋子;这摩尔人的全部家产,都应该归您继承。总督大人,怎样处置这一个恶魔般的徒,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用怎样的刑法,都要请您全权办理,千万不要宽纵他!我现在就要上船回去禀明政府,用一颗悲哀的心报告这一段悲哀的事故。(同下。)

注释

鳕鱼头比喻傻瓜;全句意谓:嫁了傻瓜,并不另找漂亮的相好。

据说天鹅在临终时为自己唱起挽歌